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管理论文 > 陈履生的丑陋面目|陈履生:多栖艺术家

陈履生的丑陋面目|陈履生:多栖艺术家

来源:管理论文 时间:2018-04-29 点击: 推荐访问:多栖女艺人

【www.ho59.com--管理论文】

  有人说,陈履生是理论家中画画最好的,是画家中最有理论的。
  此话听起来不乏调侃,却也道出了他的真实状态:这是一位纵跨理论与创作、身兼多样职务的多栖人物,理论家、画家、摄影家、收藏家、策展人、博物馆主持人,事业维度有着多个方向,反映出他知识丰富,涉猎广泛,是个有趣的“性情中人”。
  陈履生的童年是在江苏扬中度过的,父亲是个开照相馆的手艺人,家住照相馆的楼上,在楼房极少的小城里,童年的他经常趴在楼上窗口看来往行人和市井风情;他也好奇父亲在一面黑色一面红色的遮光布里钻进钻出,像变戏法一样捏着橡胶气球,这样全凭经验掌握的底片曝光是个核心技术,让他幼小心灵里深刻体会到“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道理。
  父亲身怀小县城罕有的摄影技艺,却读书不多,尤其羞涩于自己所写的字,觉得不够漂亮。当他几乎揽下了整个县城的“纪念照”活儿,逢到要在纪念照片上写字,却总得请刻字店的师傅帮忙写字,刻字师傅的绝技在父亲看来“很有文化”,于是,等到自己的娃娃长到上学的年龄,父亲便一再叮嘱陈履生和他的妹妹: “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要学得写一手好字,免得以后我再去求别人。”在如此朴素的家教下,陈履生发愤读书,既渴念着像父亲那样掌握一技之长,又能超越父亲而掌握文化,学会写字画画的本领。
  陈履生走上收藏道路,看似偶然。有一次在北京东便门地摊上邂逅一只无人问津的老油灯,他却一见倾心,觉得带有几分古意的灯,其实用性和审美性兼备,顺手就买下了,搁在家里的书房里。不料,日常生活中他慢慢品味出老油灯的无尽滋味,尤其身在京城却时常引发他想起小时候晚上的黑暗以及长辈擦拭油灯罩的情景,渐渐地,他与油灯结下了不解之缘,此后每每发现或遇见工艺精美的老油灯,他立刻解囊收之,久而久之,他收藏的油灯不仅数量可观,历史脉络也愈发清晰,从数以百计的老油灯的造型、工艺等演变中,他似乎窥见了人类生活文明史的流变脉络。
  从一开始不自觉的喜好,到后来系统性地寻觅和收藏,终于花开蒂落结出了硕果――国内唯一的专门陈列油灯的博物馆,由他投资兴建并提供藏品,在江苏的扬中市落成,这是他事业有成后对家乡殷殷之情的具体体现。
  陈履生与父辈的命运不同,在于他本质上超越了手艺人,而成为了读书人。虽说少年时期经历了“读书无用”的“文革”时期,但毕竟经历了“文革”后恢复高考、有着在南京艺术学院“如饥似渴读书”的发愤岁月。大学四年囫囵吞枣地啃了许多书籍,快毕业时又考取了首届中国美术史研究生,由此他获得了严格的学术训练,及至毕业后到出版社任编辑,整日泡在史料和文字中,读书、写书、编书、评书,过着“为书一生”的日子,长年累月的积淀,使得他成为饱学之士,源源不断地发表著作,今天终于被人称誉为“著作等身”。
  陈履生对外身份最显赫的是“国家博物馆副馆长”,他以学者身份登上这座国内甚至国际上最重要的博物馆重要岗位,成为近年来一系列重要展览的策展人、主持人、发言人,为公众呈现了一场场艺术盛宴。从内心而言,重要展览属于他的职务“作品”,更多是体现作为国家级博物馆的文化视野和观念主张,而真正体现他心灵感受和个性趣味的,是他业余时间创作的国画、拍摄的照片、挥写的书法,他的多才多艺,淋漓尽致地体现在这些方面。
  多年来,他辗转各地,举办了多次艺术个展,特别值得期待的是今年9月,在南国羊城的三个场馆将同时举办他的三个重要展览:百幅国画、80余幅书法以及百幅有关博物馆的专题摄影。由此,人们可以对他的艺术全貌和内在精神一饱眼福。预祝陈履生办展成功!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gl/4013/

推荐内容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