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古代汉族大型打击乐器编钟兴起于哪个朝代|古代汉族婚服简史

古代汉族大型打击乐器编钟兴起于哪个朝代|古代汉族婚服简史

来源:历史论文 时间:2017-11-10 点击: 推荐访问:古代汉族舞蹈

【www.ho59.com--历史论文】

  今年10月8日,艺人黄晓明和杨颖(Angelababy)的豪华婚礼上,二人身着中式结婚礼服,喜庆端庄,抢尽眼球。关于中式婚礼和中式婚服的议论,再度成为民间焦点。
  《礼记・昏义》说:“夫礼始于冠,本于昏,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于射乡。此礼之大体也……故君子重之。”可见婚礼是我国传统礼仪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重视婚礼,是因其“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作为婚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吉服(婚服)很早就得到人们的重视。从秦以前,吉服就成为一种礼制传承演变而下,是中华传统民俗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关于我国历朝服装的研究,考证糜细,但对历朝汉族婚服的研究,多集中在学院派或是民间学者的实证研究,由于缺乏较为详尽的史料和实证,却多失于浮泛。本文从“古代服饰史研究”这个大课题下,独辟“汉族女性婚服演变史”这一子目,力求为读者呈现一段多元、丰富的女性婚服演变史,以此让我们略窥历朝女性婚服之形制、造型、色彩以及图案纹样。
  周朝女性婚服
  形制:袍式纯衣
  色彩:玄黑色
  用料:苎麻、葛藤或丝,贵族妇女用文锦
  周朝是我国奴隶制社会的鼎盛时期,婚姻制度突出了“礼”制,男女婚嫁,注重门第,“尊卑不婚”被写入了周礼,所以其婚礼是贵族和贵族之间、平民和平民之间、奴隶和奴隶之间的,贵族和平民、奴隶之间的婚配被绝对禁止。
  周朝的婚礼举行时间从“昏”,即黄昏举行婚礼,跟如今多在上午(中午)举行婚礼有异。此外,和如今举办婚礼喜欢大张旗鼓不同,周朝的婚礼更低调、含蓄、内敛,不摆宴席,不铺排场,因此,女性婚服也并非今天抢眼夺目的大红色,而是端庄的玄色礼服(玄色,黑中扬红的颜色,按照五行思想,是象征着上天的最神圣的色彩)。其形制为上衣下裳不分的袍式。北京服装学院教授王革非认为,此形制是为了表示女性的情感专一。
  从当代婚庆礼仪公司对周代婚礼的实用推演来看,女性和男性婚服在形制和色彩上差异不大。女性以黑色袍衣为主,束以腰带,饰以“次”;男性以黑色袍衣为主,束以腰带,戴冠。
  其中,女性的“次”,是将装饰性假发和针法混编,编成好看的堆髻,最后以簪钗固定,显得女子的头发乌黑丰美,是当时的女子发饰时尚。男女的黑色袍衣通常会饰以赤色边缘。此外,婚服中的蔽膝(遮盖大腿至膝部的部分)、鞋履及大带皆随袍衣主色为黑色。
  汉朝女性婚服
  形制:上衣下裳制、曲裾深衣和襦裙
  色彩:黑中扬红
  用料:绢、丝、纱,贵族衣锦
  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中,有保存完好的女子服饰12件,这为研究汉代女子服装提供了权威的实证。而从“以诗证史”这一崭新的研究方法入手,《古诗为焦仲卿妻》的文字描述,也能为我们略窥汉代女子婚服的形制提供一种视角:“鸡鸣外欲曙,新服起严妆。着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着明月��。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从衣服、鞋子、发饰、腰带、耳环、口红,一个汉代新嫁娘的容貌服色如在眼前。
  过去有观点认为汉代没有襦裙这种服饰,但由这首诗可以看出襦裙在汉代的存在。汉代,至少汉代末期女性婚服的标准式样是夹裙(即襦裙),体现为上襦下裙的形制,上襦短,一般长不过膝;下裙长,长及地。以裙腰之高低,襦裙又分为齐腰襦裙、高腰襦裙、齐胸襦裙;以领子的式样分,襦裙分为曲领襦裙和直领襦裙;按是否夹里的区别,襦裙又可分为单襦和复襦,单襦近于衫,复襦则近于袄。诗中的焦妻刘兰芝所着的“夹裙”,应为复襦。丝履即为翘头履,发饰则是玳瑁(一种有机宝石,在古时普遍的一种装饰品材质),发髻上或许还有珠花、步摇等饰物。
  汉代服饰对后世影响甚深,其服饰文化中的大气厚重、叠加飘扬,让女子看上去富丽堂皇、“艳如春华”,使女子更显优雅、沉着、宽厚和自信。经过秦的“不守旧制、不守周礼”,汉代服饰可谓一开新面,对后代各朝的服饰演变产生深刻影响。从一体袍式到上衣下裳的分离,即是一种重大的变革――尽管汉初袍服还是主要的婚服,但曲裾深衣和襦裙的形成,则显然将女性婚服的演进史往前推了一大步。
  需要特别提出的是,由于汉代刺绣技术工艺的发展,汉代刺绣的几种代表性纹样,如信期绣、长寿绣、乘云绣、茱萸绣等也多在贵族女性的服装中使用。因此,在贵族阶级中,婚服的用料更倾向于奢华的绣品,其色彩也更丰富,这种奢华的风气,很有可能也影响到普通人家女子的嫁衣时尚,于是其婚服也不再仅仅局限于玄黑,而渐变扬赤或�c黄。
  北京服装学院的王革非教授认为汉末女子出嫁,出于害羞多以纱罗遮盖面部,宥于没有其他史料佐证,姑存此说。如果史料证实如此,那么后来女子出嫁铺“红盖头”这一婚俗,则最早起源于汉代的面纱。“面纱”或后来的“红盖头”,也应对算作女子婚服的一部分。
  魏晋女子婚服
  形制:交领或直领广袖衫、对襟广袖襦裙
  色彩:白色
  用料:纱、罗、练、绢
  魏晋南北朝时期,大量诗文和绘画作品,为今天的我们管窥当时女子服饰时尚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曹植《洛神赋》以及顾恺之《洛神赋图》分别从文字和画面上对当时女子服饰有较为清晰的刻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洛水之神身着交领右衽衫,双鬟发髻,盈盈广袖,衣带飘飞,灵动飘逸,美轮美奂。
  这种交领衫,学界称为“�o裆”(古代的一种背心),也写作“两当”,其穿着方式为,将本该穿在内的�o裆加在交领衫之外,此即“内出外”,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内衣外穿”。干宝曾说这是“晋之祸征也”。估计这种“奇装异服”也只有在魏晋这个时期才可能出现,学界分析,这种服饰时尚,是女性服饰对当时戎装的一种效仿,反映了这个时期女性的一种特殊的审美心理。
  魏晋时期女子的常服和婚服在一段时间内崇尚白色,在今天看来,完全是对“红喜白丧”两仪礼的一种颠覆,究其原因,多因当时玄学“以无为本,返璞归真”的风气影响所致。南北朝时期成书的《东宫旧事》记:“太子纳妃,有白毂,白纱,白绢衫,并紫结缨。”这种全身白的婚服,和今天西方国家的白色婚纱,在色彩的讲究上,虽如出一辙,但文化源头则相去甚远。   唐朝女子婚服
  形制:大袖襦裙式钗钿礼衣
  色彩:绛红、青绿
  用料:纱、罗等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唐朝女子服饰的时尚,那么“雍容大气”一词是再合适不过的。大唐之所以为“大”,是它广纳四海、开放包容的胸襟和气象所决定。这一点,体现在女子婚服上,尤其明显。制度的完备和文字记录的完善,毫不费力地为这个时代的婚礼仪轨找到了确切的依据。
  和周、汉时期崇尚玄色,魏晋时期崇尚白色不同,唐代婚服崇尚绛红和青绿。“士假绛公服亲迎”,女服“花钗青质连裳,青衣革带�c履”――青色的深衣,饰以金银琉璃等钗饰,属于典型的红配绿,学界有人认为这是红色婚服的起源。这样大胆出挑的颜色搭配,支撑起了繁华绮丽的大唐气象,“红男绿女”这个成语也因此而传之后世。
  钗钿礼衣,是对襦裙的一种继承和创新。层层叠叠的规整装束,既弥补了襦裙活泼有余、严肃不足的特点,又同深衣礼服一样端庄,同时还具备了更加绮丽的风姿。钗钿礼衣故此成为流行于唐时的一种极有风韵的隆重礼服。另外,从命名可以看出,唐人注重钗钿这类装饰品对婚服的整体提升功能,或者说,唐人已经开始认为,作为饰品的钗钿是女性婚服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
  宋朝女子婚服
  形制:大袖衫、凤冠霞帔、盖头
  色彩:青绿、红
  用料:纱、罗等
  宋朝偃武修文,重视文教,这对有时代特色的婚礼婚俗形成也有所影响。
  和唐代婚服的繁丽相比,宋朝的婚服崇尚简约,女性婚服的基本形制在唐朝的基础上,略有演化,成为钗钿大袖衫,简称大袖衫或大衫。不过,和唐朝的大袖衫的宽大广袖相比,宋朝的大袖衫更收省,束腰塑型是大袖衫的一个主要功能。
  作为宋朝的一种创新,这个时期的女性婚服系统中,出现了凤冠霞帔,而红盖头在这一历史时期也被确定下来并延续至今。
  凤冠本是宋朝的命妇服(有封号的妇女的规定服饰),而后由于宋朝“皇帝宽简仁厚”,民间人家嫁女将其广泛应用于婚服,也不被视为僭越。只是普通女子戴的凤冠则没有命妇凤冠那么繁复,金银装饰品也很少。但凤冠由此成为宋朝女子喜欢的头饰并进而成为婚服中必不可少的首服,这体现了宋朝在历朝女性婚服中最个性的一面,宋朝将凤冠收入“冠服”制度,并以制度确定下来。
  霞帔为宋朝女子婚服中的披肩之服,长方形,绣纹饰,绕肩而交合在领前,用料为厚实的布帛。
  明朝女子婚服
  形制:彩绣龙凤对襟大红袖衫、长裙、云肩、凤冠霞
  帔、盖头
  色彩:大红
  用料:粗绸、锦等
  据《明史》记载,明朝沿袭唐宋服制,但在形制和色彩上开始有了大的突破。学界认为,婚服尚大红,就是明朝形成并确定下来的一种婚俗,因此,明朝女性的婚服,被认为是后世中式婚服的重要代表。婚服的尚红也跟人们崇尚红色的喜庆、吉祥的文化心理相吻合。
  明朝时期的大红袖衫形式为对襟,像褙子一样,领子直下一尺,领宽三寸,内穿红色长裙,多褶皱,下摆大。其长裙一改上衣短下裳长的旧制,而变为上衣长而下裳短,衣领也变为圆领。另外,由于朱元璋的默许,明朝女子婚服也有“假服”之称,即普通平民女子在结婚时,也可假借九品命妇的凤冠霞帔。为此,学界认为,明朝奠定了此后数百年的女性大红吉服、上衣下裳、凤冠霞帔这一传统服饰的形制,沿用至清和民国初期。
  清朝女子婚服
  形制:袍服、马褂、裙子、坎肩、旗袍
  色彩:大红
  用料:棉、毛、皮、丝、绣等
  和元朝短暂地沿袭宋代服制不一样,清朝相对长时间的统治,使满族旗人服饰对传统汉制服装形成了一种颠覆性的影响,除了凤冠得到保存外,其余明以前形成的传统服制几乎废除殆尽。剃发、易服,强行更改行人服制,不仅对汉民族人口形成文化上的强制压迫,还在精神上形成了残酷的摧残。清顺治九年,用以统一清王朝服制的《服色肩舆条例》正式颁布,浓厚的汉民族色彩的衣服被禁止,具有满族旗人特征、在长期骑射生活中形成的袍服、马褂、坎肩等服饰渐渐取代了传统汉服。长袍马褂,是满族女子的主要婚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满汉融合的深入,清中叶时,传统汉服在民间得到了局部的恢复,部分汉族人口在婚嫁时着旗人特色的红青褂子也常常可见。作为满汉融合产物的褂裙受到各民族女性的喜爱。到清后期,女性婚服出现了旗袍,并对民国时期及其后的女性婚服产生深远影响。
  20世纪初期,随着国门的打开,西式礼服也同西方的坚船利炮、文化观念等一并进入中华大地。少部分的时尚人群崇尚西式婚纱、西式套裙,而更多的女性,继续穿着中式婚服,如红袖袄、绣裙以及凤冠霞帔,改良的旗袍在民国大行其道,从单纯的婚服演变成持续经年的着装时尚。
  一部服饰史,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史,而一部女性婚服史,就是中国婚典礼仪的演进史。从先秦到晚清民国时期,风尚不一,但美雅如一,男性的婚服反成为女性婚服的配角。走近这段历史,宛然可见历代美女嫁娘翩翩向我们走来。
  (参考沈从文著《中国古代服饰研究》、陈芳等著《粉黛罗绮》、王革非著《我国古代婚姻与女性传统婚服简略》)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ls/1972/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