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河北省合并村庄一览表_村庄合并过程中村干部竞选的行动策略

河北省合并村庄一览表_村庄合并过程中村干部竞选的行动策略

来源:历史论文 时间:2018-10-29 点击: 推荐访问:竞选村干部演讲稿

【www.ho59.com--历史论文】

  【摘 要】农村基层选举是实现村庄治理民主化的重要途径。笔者通过对湖北省安陆市的实地调查,描述了村庄合并过程中村干部竞选的过程,发现村干部在竞选过程中往往采用“靠组织”、“拉关系”和“走形式”等行动策略。村干部的惯习与资本和乡村社会行政体制是村干部运用行动策略的根源,这种策略的施展导致了乡村社会法制秩序的“失序”,降低了村民选举的效能感。
  【关键词】场域;村主任竞选;行动策略
  一、问题的提出
  自《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以来,农村基层组织选举逐步呈现出竞争性、民主化和规范化趋势,但是,村委会选举中诸多乱象也层出不穷,“黑金政治”、“灰色势力”、宗族拉票和派性政治使得农村选举背离了村民自治的初衷,成为部分政治精英谋求权力和利益的手段,选举中的这些不法行为极大地影响了乡村的民主化进程。
  学者们在讨论影响村委会选举的诸多因素时,都强调了政治精英在村委会选举中的重要作用。因为政治精英在村民选举的具体实施、操作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离开对精英的考察,那么就很难正确地理解中国乡村民主化的启动、进展及其特征。正因为如此,既有研究文献不乏对村庄政治精英在选举中的行动的探讨,如金太军、贺雪峰、仝志辉、郎友兴等从乡村治理视角对乡村精英的行为都做出了深刻细致的分析,但总的来看,目前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乡村精英在选举中的行动策略还比较缺乏。文章基于对中部地区村庄的考察,试图从村主任竞选的视角出发,探讨在村庄场域中,乡村精英在村庄合并的选举过程中是如何运用行动策略来实现预期目标?其行动策略与乡村社会场域之间有何关联?探讨这些问题,将有助于理解乡土社会的特质和村干部的行动逻辑。
  二、村庄合并过程中村主任的竞选过程
  (一)选举准备阶段
  2011年,乡镇响应上级文件的号召进行村庄合并,T村因为经济发展较G村和S村较好,因而决定将三村合并成为新T村。6月份乡镇召开镇村干部会议,宣布了合并的决定,同时制定了村庄合并的方案。之后,G村和S部分村干部因为担心在村庄合并后失去原有的位置和权力,于是通过自家人向本村村民作合村的负面宣传,认为合村将会使其中一些村民失去原有的低保待遇或者出现强村欺负弱村、村干部在处理村务上的不公平等诸多状况,引起村里一些村民的不满,甚至有一些情绪激动的村民到镇里上访或者询问实情,这些谣言使得村庄合并出。
  现变数也引起乡镇的警惕。而此时T村副主任ZYM则抓住机会,向镇里检举G村和S村村干部的行为,认为他们的行为不利于村庄合并的顺利实行,是破坏村庄团结,拉帮结派的行为。乡镇于是及时采取处理措施,对G村和S村主要干部作出批评,并让他们对原来的谣言进行澄清,最后,一起谣言风波才逐渐平静下来。
  (二)候选人提名阶段
  在三村人选敲定后,镇政府发文通知选举事宜,召开选举工作会议,并进行选举的提名工作。副主任ZYM和委员PYK在资历、能力和人缘上都不相上下,是最有可能竞选村主任的人选。
  PYK在T村的家族关系与ZYM相比占有优势,而且ZYM一方也有一些亲戚与PYK关系较好,PYK力图通过拉动亲缘和姻亲关系获取足够多的选票,此外,PYK还希望竞选村主任无望的GCG和DCH为自己当选作宣传以获得竞选优势,并许诺帮助GCC或DCH竞选副主任的职位,但GCG和DCH只是口头答应,并没有帮助他展开实质的行动。此时ZYM积极拉拢原书记LWF,希望他支持自己当选,并通过LWF向镇里反映PYK违规违法拉取选票的行为,此后乡镇在镇村干部会议上不点名地批评了PYK的拉票行为,使他不得不暂时收敛原来的拉票举动。
  在此后召开的组织谈话中,镇领导针对选举中可能出现的状况做了不同的安排。针对力图拉取选票的PYK、GCG和DCH,镇领导一方面提出了批评,另一方面则希望他们能够以大局为重领会组织的意图。ZYM则积极向上级领导表态希望竞选村主任并表示当选后积极完成工作任务,以此希望获得上级的支持。在谈话后,PYK放弃竞选村主任,而ZYM的表现则让镇书记WDJ感到满意,并逐渐获得了镇政府的支持。
  ZYM为了实现顺利当选,力推本地的大学生村官TJL参加竞选村主任,并向村书记LWF提议TJL为村主任候选人。在作了TJL的思想工作后,ZYM和TJL作为村主任的候选人被书记提名报送乡镇审核并获经批准成为村主任候选人。
  (三)选举的正式投票阶段
  正式投票阶段是比较平静的,ZYM最终以绝对优势胜出当选为新T村村主任,但在一些细节上并不平静。首先,在选民的登记上是比较粗糙的,最终登记的选民有1805,而参加投票的只有1205人,虽然法律规定一人最多代投三票,但如果家庭成员众多,有的家庭甚至可以代投十来票,并且这些被代投的村民对于选举是不知情或不关注的。其次,监委会和选委会的负责人ZSY和ZSW都是ZYM的叔伯长辈,他们下去分发选票并监督划票投票,使得有一些持观望态度或另投他票的村民碍于情面或图以后办事方便选投ZYM,这种选票上的操作使得ZYM最终能以高票当选。
  三、村干部在选举过程中的行动策略
  (一)“靠组织”:寻求行政支持
  在访谈的过程中,村妇女主任SLR陈述了当前乡镇和村的尴尬关系,“虽然在名义上村委会是自治的,但是实际上村里面有许多事情都是镇里面管的。现在虽然是不交农业税了,农民的负担也减轻了,但是压在村干部身上的担子却一点也没有减轻,现在既要督促村民搞好计划生育工作,还要督促村民缴纳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兴修水利也是村干部要做的事情,还要搞经济建设,搞‘三个文明’,这些都要镇里支持。”
  村干部利益上的依附性、乡镇对村庄治理的需要、村庄自身公共服务的需求和长期以来塑造的行政惯习都使得村庄精英和乡镇有了“共谋”的需求,而这种需求也为村干部在选举中迎合乡镇意图来争取自身的利益大行其道。在选举前的准备工作中,ZYM一方面通过向乡镇检举T村和S村村干部的不良行为并指责PYK不正当竞选,另一方面则揣摩组织意图,在组织谈话中表示愿意积极完成上级任务,以此表明了对组织的忠诚,赢得了乡镇的信赖,为成为村主任候选人铺平了道路。   (二)“拉关系”:血缘和亲缘关联的动员
  集体化时期虽然宗族作为封建势力的残余被打倒了,但是家族之间的血缘和亲缘关联仍然藕断丝连,而且家族观念和互助的需要使得家族在新时期逐渐复兴,而这也影响到了村委会的选举上。
  在本次选举中,各村干部在不同程度上都借用了家族力量为自己的当选进行造势,这种造势的活动反映在请客吃饭、许诺和串联等行为上,通过家族的关系网络进行延伸达到营造选举气氛、提高选举声望和拉取选票的目的。无论是之前的谣言风波、PYK的家族拉选行为还是ZYM通过家族关系获取选票都体现了这种家族脉络的巨大能量。然而,这几次家族动员的效果却并不相同,前两次动用家族力量最终由于乡镇的干涉而偃旗息鼓,而ZYM通过家族关联获取选票却获得了乡镇的支持。
  (三)“走形式”:乡村选举程序的形式化
  从选举的全过程来看,乡镇干部和村干部在选举的合法化方面起了重要作用,而村干部ZYM更是选举合法化的积极推动者,正是在合法化的背景下ZYM顺利地清除了选举路上的障碍并顺理成章地当选成为村主任。首先,在遭遇竞争对手PYK的家族动员后,ZYM通过援引国家选举法律的有关条例职责PYK破坏选举法,借助乡镇力量及时制止了PYK的行为。其次,ZYM鼓动并不具有竞争性的村官TJL成为村主任候选人,虽然实质是一种“陪选”行为,但是仍然是在选举法的框架之下进行的“竞选”行为。最后,监委会和选委会的负责人ZSY和ZSA虽然在登记选民和发放选票过程中并非严格审查资格增加了委托票的比重且在村民填投时做有意的诱导,但是它在形式上并未超出法律边界之外。
  四、村干部行动策略的社会根源
  在讨论完村干部在选举中的行动策略之后,有必要从乡村社会结构上去分析村干部为什么要采用这些行动策略,文章主要从惯习、资本和线性的乡村行政体制来分析。
  (一)乡村选举场域中的惯习:文化与传统
  布迪厄认为,要分析行动者的策略和行动逻辑,就必须要考虑到行动者的惯习,这种惯习不仅是他长期以来的行为倾向,更深刻的在潜伏于身体之中的社会化的制度、经验和记忆。对于选举场域中的个体而言,这种惯习来源于三个层面:行政依赖、家族观念和乡村传统。
  对村干部而言,长期以来形成的行政依赖使得村干部在行动策略上更多地是唯上而不唯下,逢事更多的考虑上级政府的意见而不是村民的意见。应该看到,村干部也不再是以前公社时期的生产队队长满足于“跑跑腿”而已,他们也逐渐具有了自己个人的利益。他们通过依附于现有的乡村结构来获取村庄自治所不能获取的利益。这种惯习使得村干部在选举过程中不会从村庄利益考虑,而服从于组织意图。
  此外,村干部在选举过程中仍然是依赖于家族关系的。虽然集体化打碎了家族结构,弱化了宗族观念,但是集体经济的解体使得家族关系在实践中和观念上的复兴。在生活中,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在婚丧嫁娶等一些节仪上,“自己人”和“他人”仍然有严格的区分,而这种区分的标准首先是族姓。这种家族观念的存在使得选举过程产生一种不言自明的效果,即在并不言明的情况下,家族会心照不宣的为作为候选人的族人在选举中提供某种“便利”或道义上的支持。
  最后,村干部在行使策略的时候,仍然受到乡村传统的规约。这种乡村传统是充满人情和面子的传统,这种人情和面子使得村干部在选举中能够联系熟人和“自己人”,从而引导选票的流向。在拉取关系中,这种人情的往来是必不可少的,表达心意和请客吃饭及送礼有近乎相同的内涵,而被请的人或者收礼的人也被看作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从选举的进程来看,村主任的竞选虽然是排他性的,但是并非是一种零和博弈,选举落选的村干部仍能够得到村庄和乡镇的妥善安置,体现了中国式的人情和面子观。
  (二)村干部个体资本的运用
  村干部所拥有的资本是村干部得以施展策略的手段,这些手段又依赖于村干部的位置和角色,具体到选举过程中,这些资本集中体现为符号资本和关系资本。
  在讨论符号资本时,应该讨论村干部所处的位置,如果不对村干部的角色进行分析,就不能够理解村干部这一职位对于选举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当前来看,村干部作为一种职位头衔对于普通村民来说仍然是具有吸引力,一方面,任职村干部具有一种灵活性,上可以进入乡镇任职,下可以成为普通村民,还可以借助关系外出务工,另一方面,村干部是具有威望和声誉的,至少可以算作基层的“官”,虽然村民对这种“官”经常抱有既反感又羡慕的态度,此外,村干部仍然可以带来除家庭收入之外的额外收入,这比如别人有所求而送礼,或者村里有人办喜事请村干部吃饭表示尊重等等。村干部这种头衔对于选举的意义在于他有某种排他性,这常见于某一主任或书记连任数届的情况。ZYM和PYK都是村干部,虽然他们在选举中竞争激烈,但是却并没有其他普通村民参与竞选,因为在实践中,普通村民事实上并没有能够进入竞选的入场券。
  从村干部对于关系资本的运用来说,可以分为积累的关系资本和建构的关系资本。积累的关系资本主要是一种横向的关系资本,具体来说就是通过与亲戚或熟人在长期打交道中建立起来的信任互惠的关系。PYK通过熟识的人拉取选票,ZYM通过其叔伯ZSA和ZSY在程序上进行操作正式基于这样一种横向上的长期交往的关系。建构的关系资本则主要是通过与上级组织或普通村民在选举过程中通过某种手腕建立起来的联系。ZYM积极取信于上级镇政府,同时在普通村民中作思想工作,可以算是建立纵向联系的一种方式。
  (三)乡村的行政惯性与乡村治理需要的契合
  “乡政村治”的施行并不表明乡村就获得了自主的权力和地位,也并不意味着国家就此放弃了基层农村这片土壤,在乡镇和行政村之间仍然存在着藕断丝连的关联性和利益关系,这使得二者之间不可能必然的被分离开来。
  从国家成立村委会和合并行政村的目的来看,是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减少村级财政支出,使群众能够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但是这种目的只有在经济条件充分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存在,在像X村这样一个普通的行政村,承担乡村建设的公共支出需要有乡镇的参与和提供资金支持,而跑项目是T村书记LWF的一个基本任务,而且,村委会的正常运营和村干部工资的拨付以及福利发放都依靠乡镇。这表明,这种行政链条的存在依然是出于乡村治理的需要的,这种相互依赖性使得乡镇和村庄都不可能一家独大,他们处于一种“互锁”的关联结构中,村干部对乡镇的依赖获取乡镇对村庄建设的支持、对村干部权威的确立和对经济利益的分配及福利的共享,而乡镇则依赖于村干部树立对村庄的行政权威,完成上级下达的行政任务和分享经济利益。   五、结论与思考
  (一)结论
  综上所述,村干部在村庄合并选举过程中主要运用了如下策略:通过“靠组织”获得组织权威的认可和支持,通过“拉关系”编织选举过程中的网络以实现正式权力的非正式运作,最后通过“走形式”使得乡村选举与现代选举制度貌合神离,这些策略具有乡土性,其根源在于村干部所在的场域惯习、个人资本和线性的乡村体制。
  (二)思考
  村干部行动策略导致了乡村选举场域的“失序”,这种“失序”主要表现在国家选举法律制度的破坏和侵蚀。首先,村干部的行动策略从路径上不再绝对依赖于普通村民的选票,而只是通过法律的“空隙”和乡土策略的运作上就可以实现对选票的控制,这使得他们“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如何揣摩组织或领导的意图上。其次,这种行政上的路径依赖也将使政府更直接将行政命令当做乡村治理的一种手段直接下达给村庄,使村委会沦为乡镇政府的附庸和办事的“腿”。再次,这种对行政上的依赖也降低了村民参与政治的效能,使得村民手中的选票成为选举形式化的工具,这使得村民对村庄政治参与包括村庄选举和村务表决持冷漠态度,从而不利于之后的村庄管理。
  因此,要规范乡村选举,使村民能够真正的实现自我管理,就必须建立现代公共规则以取代固有的传统乡村规则,使现代化的选举法律能够为乡村乐于接受并扎根乡村。现代公共规则的建立一方面有赖于乡村的文化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提高村民的文化素质,塑造其“公共性格”,另一方面要规范村干部的行为,提高村干部的思想意识和法律意识,使其严格按照法律制度的要求行事。
  参考文献
  [1] 金太军.村庄治理中三重权力互动的政治社会学分析[J].战略与管理,2002(2).
  [2] 仝志辉,贺雪峰.村庄权力结构的三层分析[J].中国社会科学,2002(5).
  [3] 郎友兴.村民选举中的竞选策略――浙江经验之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2005(7).
  [4] 贺雪峰.缺乏分层与缺失记忆型村庄的权力结构[J].社会学研究,2001(2).
  [5] 布迪厄,华康德著,李猛,李康译.实践与反思――反思社会学导引[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
  [6] 欧阳静.策略主义――桔镇运作的逻辑[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1.
  作者简介:郭振(1990- ),男,南京农业大学农村发展学院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农村社会学。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ls/34304/

历史论文推荐文章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