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冰鉴_《冰鉴》非曾国藩所著考

冰鉴_《冰鉴》非曾国藩所著考

来源:历史论文 时间:2018-04-26 点击: 推荐访问:

【www.ho59.com--历史论文】

  《冰鉴》-书的著作权被嫁接给曾国藩,目前并无多少异议,检索“读秀”图书数据库及中国国家图书馆图书目录等目录数据库,可得署曾国藩著的各种《冰鉴》图书有百余种,北京出版社2004年出的《曾国藩全集》甚至将其收入第19-20卷中。据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冰鉴)注评》一书前言所说:“然一九四九年之后,它在中国大陆几近绝迹。”查各种书目,1949~1994年间中国大陆确无《冰鉴》出版记录,而1994~2013年间出版的《冰鉴》则只有个别不署曾国藩原著。
  对于《冰鉴》的作者是否是曾国藩的问题,早在民国时期就有人提出质疑,黄溶(1890-1937)所著《花随人圣庵摭忆》中即有《(冰鉴>托名曾国藩》一篇云:“意城事迹,《清史稿》附筠仙传中……文正衡人,颇有特长,然间亦有以臆测者,不尽吻合。近人乃有以古相书《冰鉴》,傅以文正名,号为遗著,不知此书道光间吴荷屋已为锓版。”(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1010页)岳麓书社版《曾国藩全集》的整理成员之一成晓军教授在《(冰鉴)的作者是曾国藩吗?》一文中也提出质疑:“遍查曾国藩遗留下来的数百万字的日记、家书和信札,没有一处谈到《冰鉴》的写作。”“尽管曾国藩有一套独特的发现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的方式方法,但并不等于曾国藩是一个相学家,并不等于曾国藩一定写了《冰鉴》这本书。”(《文史杂志》,1997年第1期)
  近年常峰瑞先生在其评点的《冰鉴》相关书籍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如他接续前面两位的观点来推断此书作者不是曾国藩,并根据《蒋氏王朝兴衰史》-书(按:此书版本不明)所述认为那个将《冰鉴》作者说成是曾国藩的人可能与蒋介石身边的人有关。
  就目前所知,只有上述黄?F、成晓军、常峰瑞三位就此问题做过专门研究,不过或许是由于资料的阙如,他们没有做更为深入的探讨。
  笔者近期获得了从清代到民国期间的几种木刻本、木活字本、石印本和铅印本《冰鉴》版本信息及相关资料,因此想从《冰鉴》一书本身出发来进一步考证其作者非曾国藩的问题,并试图还原此书的作者被嫁接给曾国藩的历史过程。
  《青鹤杂志》1937年第12期(5月1日出版)收录有《冰鉴七篇》,书名下署“湘乡曾国藩遗著”,这是笔者所见最早署为曾国藩所著的出处。但从该书两篇序言所述,可知当时尚属推定,并非定论,如张元祜在序言中说:“湘乡相国尝谓吴南屏先生敏树、郭筠仙先生嵩焘日……相国耆学,诸子百家无所不窥,乃日不信书,信运气,则是七篇,益信为相国所著。诫子不刊遗稿,同治之季,传忠书局开雕文正全集,搜检求阙斋中,必以是七篇涉于杂家者流,暂置未刊。”王禹庄在第二篇序言中也做类似推测:“冰鉴七篇,曾文正公著,全集未刊,殆以为谶纬学说,非关世教欤?”
  1934年9月,上海的求古斋书局影印出版了王念慈(名屺)手抄《冰鉴七篇》(石印本),该书封面题为“曾文正公鉴定冰鉴七篇”,版权页也明确标明:“鉴定者清曾文正公。”其书前有众多当时名流题词,如赵罢壑题:“冰鉴七篇,湘乡曾文正公推重,为相术圭臬,世无刻本。兹为念慈老友手钞属题.时癸酉赵?壑书。―而郑逸梅则在一篇名为《观平泉书屋遗物记》的文章中详述了王念慈抄印此书的情况:“念慈除书画外,更擅相人术,为谈相书中以冰鉴七篇,最为精辟入理,是书不著撰者姓氏,为不传之妙笈,湘乡曾文正公推重是篇,称为相术圭臬,不可不读之书。念慈于无意中得其抄本,以半被蠹鱼所蚀,遂亲加校雠,并录全章,付诸石印,以免散失。”(《申报)),1935年4月19日第14版)王念慈所得抄本原件应该是传自谢宗蕴抄本,因该本未有谢宗蕴书跋一篇,云:“今冬于归钱塘沈氏,见藏书中有此书,系夫子所手钞者也。喜而读之,始知世无刻本。乃收录一通,以呈吾父……文正公视为切要之书也。古虞谢宗蕴跋于咏絮室中。”按谢宗蕴乃是风水大师沈绍勋(1849 1906,字竹?i,著有<沈氏玄空学》等)之续妻,谢宗蕴之父乃是同治初年安徽庐江县典史谢来(王+?s)(号佩三),谢宗蕴早卒,著有《相法摭言》等。
  《青鹤杂志》所录与求古斋书局影印两种《冰鉴》已向我们展示了此书从“曾文正公鉴定”到“曾国藩遗著”的演变过程,前后只有三年时间。而黄溶的那段文字应该是针对1937年5月1日《青鹤杂志》所录《冰鉴》文本写的,因为其文中提到郭嵩焘(筠仙),且黄是在该年8月26日作为汉奸被枪决的(都寒:《汉奸黄溶及其“汉奸考”》,《大风》,1939年第46期)。
  前两种《冰鉴》中均谈到此书以前没有刊行传世,按黄?F所述“道光间吴荷屋已为锓版”已明确指出此书在清道光年间就已有刻本了。
  黄?F所述刊本,属于纯粹相书,亦名《神骨冰鉴》《秘传神骨冰鉴》,其七篇内容与前述《冰鉴》完全一致。据笔者所见,《冰鉴》旧刊本至少有以下这些:道光九年南海正文堂刻本(香港中文大学藏、中山大学藏)、广州拾芥园本(中国人民大学藏)、光绪九年五月羊城点石书局缩影南海吴氏筠青馆秘藏本、民国8年活字本。另外还有民国时期的其他石印本,不在考察之列。
  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藏《冰鉴》 -书为著名历史学家张星?R遗嘱所赠,书内钤有其父张相文圆形名章一枚(朱红),应是著名地理学家张相文的旧藏。按此书的书名页题“秘传神骨冰鉴”,下有“南海吴荣光署检”,并钤有“吴荣光印”方形名章一枚(黑色),书名页的背面题“广州省城双门底下街拾芥园开雕”。书末栏框外有“东省西湖街正文堂刻”,据《广东省志?出版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69页)载,拾芥园、正文堂两家书坊均位于广州市,而拾芥园则始于道光九年。(林子雄:《近代广东图书出版概述》,载《岭峤春秋:岭南文化论集2》,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第365页)
  此文未有吴荣光跋文一段,其文日:“余家有《冰鉴》七篇,不著撰人姓名,宛似一子,世无刻本,恐其湮没也。观人之法,孔有焉度之辞,孟有眸子之论,圣贤所重,吾辈其可不知乎?此篇固切于用,非同泛书,亦兼赏其文辞云尔。南海吴荣光荷屋氏并识。”下钤有“吴荣光印”方形名章一枚(黑色)、“荷屋”方形印章一枚(黑色)。吴荣光(1773-1843)原名燎光,字殿垣,号荷屋,室名筠青馆,广东南海人,嘉庆四年进士,累官至湖南巡抚署湖广总督,是著名的收藏家,有赐书楼藏书万卷。
  在吴跋之后还有一行文字:“道光己丑岁仲春香山曾大经纶阁氏书”,下钤“曾大经印”方形名章一枚(黑色)。按:曾大经此人情况不详,查《明清时期澳门问题档案文献汇编(六)》一书(人民出版社,1999年,第370~374页)中有道光十九年林则徐奏折一份,其中提到道光十年有曾大经控告樊昌(澳门县丞衙役)包私勒赌一案、勒诈郑玉饶糊(香山人)被控一案,从时间和地点来看,此案中曾大经与香山曾大经应是同一人。
  综合拾芥园、正文堂两家书坊情况及吴荣光跋文、曾大经书记,基本可以确定此书在道光九年(1829年)就已刊刻传世了。而据曾国藩(1811-1872)年谱载,道光九年曾国藩才十九岁(虚龄),正在竹亭公塾馆中习举业,所以确无可能撰著《冰鉴》一书。
  《冰鉴》的作者到底是谁?以上所述刊本中并无记载(署曾国藩的除外),笔者所见仅有一种署有作者信息:民国29年(1940年)刊本《冰鉴浅注》,其书署“罗真人著,高密刘鸿钧星台浅注”,刘序云:“《冰鉴》七篇,真人罗祖所著,湮没久矣。曩客琴岛赵罕言一钞本……己卯秋刘鸿钧书于济南四不可斋。”刘鸿钧为山东高密人,1911年辛亥革命时,在高密响应宣布独立,1948年当选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至于罗真人,是传说中的神仙,《水浒传》中有“李逵斧劈罗真人”一回,《神相全编》一书有《罗真人相赋》一篇,《冰鉴浅注》当是借此附会。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lishilunwen/201804/3980.html

推荐内容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ho59.com/caches/caches_template/default_bq/content/show.php on line 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