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一场关于萝卜的选秀】一场关于寻找与坚持的对话

【一场关于萝卜的选秀】一场关于寻找与坚持的对话

来源:历史论文 时间:2018-12-13 点击: 推荐访问:坚持对话协商

【www.ho59.com--历史论文】

  王大卫,贵州知名作家,2003年出版了纪实游记《寻找天堂》,作者从一场行走的亲历中,揭示约瑟夫・洛克半个多世纪前在云南28年间鲜为人知的情感和精神世界。此书于2014年1月再次修订出版,作为后记。
  2012年6月6日下午,春城阳光明媚,我与云南知名作家、《大观周刊》总编辑杨鸿雁在昆明一家咖啡屋里,整整长谈了3个小时。围绕《寻找天堂》(第一稿),杨鸿雁平静地提了几个尖锐问题,我亦平静且坦诚回答,一问一答,很理性,甚至有点严肃。
  杨鸿雁:贵州有丰富的自然、历史、人文资源,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到云南来寻找写作题材?作为一个云南作家我认为你“掠夺”了我们的“矿藏”;而且你一来就眼睛很“毒”地挖到了一块块质地、品位很高的金矿。
  王大卫:这有偶然性和必然性。偶然性是到丽江旅游时,意外发现了3个写作资源:一是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探险家、学者约瑟夫・洛克半个多世纪前在中国云南、丽江地区生活、工作28年的传奇经历;二是云南、丽江独特的自然风光和民俗风情;三是云南、丽江这片土地上的动人故事和杰出人物。必然性是我也在经意寻找写作题材。写洛克写丽江的书很多,但这些叙事与描写,除了视觉和审美冲击,未能引起情感、心理和思想深处的触痛与震撼。读完这些书后,尤其是读完洛克的《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后,我决定深入到云南、丽江和三江流域去,我想去挖掘一些更动人更人性更深刻的东西。同时,想以一种独异的方式来表达、呈现我认为是“动人、人性、深刻”的东西。
  杨鸿雁:在你之前,就有很多写洛克写丽江写香格里拉的书,其中也有不错的,你再写,不怕大同小异和遭遇市场冷落吗?
  王大卫:我思考过这些问题。直言不讳地说:第一,在我看过的许多书中,包括你谈到的那些书(省略),都认为洛克是个“文化侵略者”,而我不仅不这样看,后来还在我的书中为洛克进行了“辩护”,肯定了洛克。第二,这些书层面上、画面上的东西很多,甚至很美,而内层的东西(指分析与研究)太少。而我想在展示层面美、画面美的同时,深入到情感、精神、人性深处去,深入到人的思想与灵魂里去。第三,我会用一种新异的思维与风格来写,用一种大散文精神来写,比如将纪实性、文学性、学术性三者进行独特的兼融、整合。基于这一思考与定位,新世纪初年,我即去了云南西北部地区,洛克当年行走的主要区域。
  杨鸿雁:你怎么会想到要去寻找和披露洛克的私生子洛福寿?这是云南作家都没有敢去做的事。读了你的《寻找天堂》(第一稿)后,我曾问过相关的人,他们不无遗憾地说洛克与洛福寿的事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总是有顾虑,不敢说出来。我认为他们的观念里还固守着对洛克的偏见,没有客观、宏观地对洛克做实事求是的分析、评价。在这一点上,作为一个云南本土作家,作为一个传媒工作者,我为此深感内省。谢谢你揭示了关于洛克的“秘闻”,让我们看见了一个更真实、丰满的洛克。
  王大卫:这基于两个要素:一是我的性格;二是我的良心。我是个性格坦直,甚至有点率情率性的人;我不喜欢处心积虑,弄虚作假。面对真假是非善恶,我会忍不住表达我的观点和立场。 我的性格、人格和做人原则同时告诉我:良心良知正义是人类的至尊品质,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光芒,该彰显时就要彰显,不要萎缩在自私和怯懦里。因此,当我知道并证实洛克有个儿子(私生子)后,便公开了这个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秘闻”。不仅如此,还充分肯定了洛克,掀掉了笼罩在他头上的“文化特务”、“文化侵略者”帽子。
  杨鸿雁:《寻找天堂》在写作样式上有新的突破,如在语速、节奏、语境上,如在纯文学与理性思考结合上,如在情感、知识、思想的自然融入与把握上。你是怎样想到用这种多元、综合的形式去叙事、表现的?
  王大卫:这是个生活、文化形态异变节奏很快的时代,图书也必须跟上和适应这个时代。但是,于我来说,也仅仅是跟上和适应,我不会走得太远,那样会疏离现实社会和中国文化大环境,我只是在中国文化大环境下与时俱进的适度异变;没有适度异变,也会失去一大批行走在时代节奏上的读者,尤其是中青年知识型读者。没有读者,再好再有价值的书,也就是档案资料。微观地看,《寻找天堂》的体例主体是纪实性散文,因此,既要真实、客观,又要有文学的丰富空间和丰润语言。此外,我还极其自然地有分寸地融入了我的理念与思想。没有理念与思想的文学作品,可以是妖艳的,但也是苍白的。我不能只给读者一种形态上的美,还要给他们内涵上的美。
  杨鸿雁:你在书中几乎是充分肯定约瑟夫・洛克的,连一点“一分为二”的意思都没有,你不担心会遭遇一些洛克批评者的质疑和批评吗?
  王大卫:我对洛克的肯定,主要是肯定他半个多世纪前对中国纳西族历史、文化的深入考察与研究成果。他的探索、考察与研究成果,凝聚了他大半生的艰辛、心血和智慧,与他个人经历中的所谓“私生子”、“资源掠夺”问题比较起来,显然要辉煌、灿烂多了。前者是私人性质的,后者是对人类文化、社会科学的卓然贡献。洛克超然于物外,做了我们应该去做而没有去做的事情,怎还好意思去对他“一分为二”呢?
  杨鸿雁:坦率地说,我很想知道你内心世界里深藏的一些东西,我感觉你的内心世界是非常丰饶的,如罗桑益世活佛所说,“蕴涵的东西太丰富了”。
  王大卫:其实我是个很静态、很简朴、很单纯的人。我不喜欢复杂,不喜欢韬光养晦。但作品与作者不可能完全一样。作品可以尽情恣肆地展示它的情感美、心理美、思想美、精神美、人性美。因此,作者与作品不会给人以完全同样的印象和感觉。我不否认,我的内心世界非常复杂,非常隐喻,但他们浓缩、归宿在我的血肉之躯里,深藏在我的思想和灵魂里。呈现给读者的,当然不能完全是个人生活与心灵深处的东西。
  杨鸿雁:云南滇西北地处著名的横断山系,地质地貌的多样性决定了这片神奇土地的多样性,高山大川、江河湖泊又天然割据出不同的生存空间,从而导致了民族文化的多元性。洛克最早是以一个植物学家的身份来到这片土地上的,没想到竟让这里丰富的自然与人文资源挽留了28年。我想问王老师的是,你还会再到云南这块“魔幻”的土地上继续行走吗?
  王大卫:在云南行走的3年多时间里,我一直被云南的自然与人文资源感动。没有感动,我写不出《寻找天堂》。云南能留住洛克,留住一些作家、摄影家、艺术家,与云南神奇秀美的自然生态和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是有重要联系的。无论是否写作,相信我还会到云南去。
  (作者系贵州知名作家)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ls/46483/

历史论文推荐文章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