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幸运面老包装】七面幸运色子

【幸运面老包装】七面幸运色子

来源:文学论文 时间:2017-12-30 点击: 推荐访问:黑金幸运色子

  八、手电筒追回计划的初次失败
  
  废屋静静伫立在黄昏中,窗子上剩下的几块玻璃,诡异地反射出天边的紫红色晚霞。
  唐豆豆不死心地从里找到外,一无所获。
  用零花钱买只一模一样的?她偷偷心算了一下,要200个星期不吃早饭才行。
  上次那座吓人的怪雕像还摆在窗边,唐豆豆绕着雕像转了一圈,注意到雕像背后的底座上有一块深色的圆形瘢痕,圆形正中是个两厘米左右的方形小洞,唐豆豆掏出色子试着往里面塞――“咔哒”,色子严丝合缝地嵌进去,居然还可以转动。
  唐豆豆转了三圈,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失望地把色子抠下来准备回家,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两个怪里怪气的声音:
  “咦?有人在动大门?”
  “就算真有人闯进来也没关系,”一个尖声音得意洋洋地说,“没准他们还会留下一些好东西,就像上次我捡的这个防水电筒,我打算把它带回家去。”
  那是爸爸的电筒!
  唐豆豆躲在雕像背后,盯着门口小个子手里那只闪闪发亮的黑色手电筒,忍着冲出去抢回来的冲动。
  “白痴,你的家在1000米深的水下,这玩意儿会被水压扁的。”第三个身影是个大块头,他哑着嗓子哼了一声,“钥匙还没找到?”
  “没、没有……”
  “虽然我们有复制品,但没有那把真正的钥匙,就得不到那位大人的帮助,你们两个会变得比现在更蠢。”哑嗓子教训完,用力吸了吸鼻涕:“你们快点把剩下的色子发出去,耽误了这么久,居然连这个城市的一角都没有破坏掉。”
  “知道了!”另外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恭恭敬敬地弯下腰。
  哑嗓子一边向楼上走,一边自言自语:“该死的陆地气候,真是干死了,我的鼻子都快闻不到味道了。”
  这段对话刺激得唐豆豆几乎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他们的家在1000米深的水下。
  他们不习惯陆地上的气候。
  他们要破坏城市。
  他们……也许应该说“它们”,到底是什么?海妖?外星人?怪兽?
  拯救世界这项荣耀是很诱人,不过还是让给那些随身携带数码宝贝和机器猫的孩子去做吧。
  现在,她只想安全地离开这栋房子。
  小个子和娘娘腔正背对着雕像聊天,而雕像背后的唐豆豆,别说站起身爬窗子,就算稍微有点动作都可能惊动他们。
  最好能发生点什么事,把这几个家伙的注意力引开,这样她才能找到机会从背后的窗台逃走。
  唐豆豆紧张得手心直冒汗,色子被捏得又湿又黏,从她的手里滑到了地上,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咔哒”――
  试了几十次都没有掷出的第七个面――出现了。
  
  九、好奇心杀死哈士奇
  
  一枚色子,一共有六个面。当它被抛出去时,每个面都能得到六分之一个机会,在落地时朝上。
  数学家把这种机会叫做“几率”,它永远大于0,而又小于1。而有些宿命论的人,把这叫做“运气”。
  唐豆豆今天的运气就非常不错,一条愣头愣脑的哈士奇,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了:它蹿进废弃的院子,先狂叫了一阵,又用前爪使劲挠门,狗主人跟在后面,又哄又骂又安抚。
  而房间里的几位“它”,被这条热情过度的狗搞得乱了阵脚,一起躲上了二楼。
  唐豆豆刚刚溜出小院大门,突然,肩上被一只手重重拍了一下。
  被发现了?
  “胆子真小,”怪腔怪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埋伏了半天,总算等到你出来了。”
  唐豆豆松了口气,猛地转过身:“陈海洋,你跟踪我?”
  “嘁,谁特意跟踪你啊,”陈海洋晃晃手里的东西,“我从这儿路过,看到它放在门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你在里面。”
  原来是那只浅粉色的随身水壶出卖了她。
  陈海洋最难缠的地方,就是好奇心太强。因为唐豆豆坚决不肯说那栋废弃的房子里有什么东西,陈海洋决定自己进去看看。
  “不行!”唐豆豆急了。
  “凭什么?又不是你家的房子。”
  想到那三个怪物还躲在里面,犯牛脾气的陈海洋进去刚好给它们送晚饭加餐,唐豆豆终于决定,把真相告诉他。
  其实唐豆豆没有多少和人分享秘密的经验。
  大多数小学生都会加入一个属于自己和朋友的小群体,但唐豆豆没有。
  看到班上几个女生,每天都把头凑到一起叽叽喳喳个没完,放学宁愿绕路也要一起回家,唐豆豆也有一点点羡慕。
  如果把时间倒退一点,她很难想象,自己竟然和陈海洋像关系很好的朋友一样讨论事情。起到转机作用的,也许是那场不愉快的打赌――当两个人分享了一个共同的秘密后,就会产生一种微妙的亲近感。
  等唐豆豆把四天前夜里到刚才的故事原原本本讲给陈海洋,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路灯悄悄亮了满街。
  唐豆豆本来以为“水下怪物”可以吓退陈海洋,没想到他400多度的近视眼里燃起了热血漫画主角一样的光芒――
  “糖豆,这是个多棒的冒险机会!咱们可以打败坏蛋,拯救海星市!”
  
  十、光辉远大不靠谱的理想
  
  语文课上,赵老师让大家讲一讲自己理想的未来职业。没想到,以前从不主动回答问题的陈海洋,居然把手臂高高举了起来,还没等赵老师叫完名字,就站起来热情洋溢地宣布:自己的理想是做奥特曼,打败怪兽,拯救世界!
  全班同学一下子笑翻了天,除了知道真相的唐豆豆。
  赵老师觉得,不管多么光辉远大又不靠谱的理想,只要可以用来督促学生进步就足够了。而且陈海洋最近确实比以前用功多了,下课后经常拿着本书找生活委员唐豆豆请教问题。
  “用功”的陈海洋把脑袋藏在书后,兴奋地小声说:“昨天我发现有一个小个子从里面出来,带了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我本来想偷偷进去侦察一下,结果正好遇到了包子和苏大鹏。”
  “你没跟他们一起进去看看?”唐豆豆有点奇怪,这两个不是他的铁三角好朋友吗?
  陈海洋不高兴地说:“既然是我们俩的秘密,没有经过你同意前,怎么能随便说出去。”
  唐豆豆心里的“捣蛋鬼观察日记”上,又给陈海洋添了一条优点――能保守秘密。陈海洋提出放学后一起再去废宅探个究竟,他用来说动唐豆豆的杀手锏是:“不想拿回你爸爸的手电筒吗?”
  想起昨天又吵了一架的爸爸妈妈,唐豆豆点点头。
  拯救城市的侦查行动定在放学后,未来的奥特曼把唐豆豆拉进一个刚好可以看到废屋大门的角落。
  “等下我进去,你在窗口望风,”陈海洋把印着米老鼠图案的手机挂在脖子上,“万一他们提前回来,就拨一下我的手机。”
  计划很周密,可是……
  “你怎么连手机都没有?”陈海洋吃惊地问。
  唐豆豆不高兴地瞪着他:“没手机怎么啦!班上好多人都没有。”
  “我就随便问一句,你这么凶……”陈海洋揉了揉被掐疼的胳膊。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把计划什么的都丢到一边,一起进去看看。
  一个带着帽子、墨镜和大口罩的大块头,身后一个高个子和一个尖头尖脑的小个子,背着两只黑色大皮包,探头探脑地走出废宅。
  “他们拿的是什么?”陈海洋小声问。
  “我又不是透视眼!”唐豆豆回答。
  看着三个家伙沿着大街向商业区走远了,他俩才走出藏身的墙角。
  唐豆豆给陈海洋解释:“戴帽子的大个子应该就是沙教授,剩下两个家伙是他的手下。”
  “那他为什么把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包起来了?是不是有皮肤病?”陈海洋对帽子下面的长相非常感兴趣。
  可惜唐豆豆也没正式看到过沙教授的真面目,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她还想弄清雕像底座上的方形小洞和圆形转盘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咔嚓”一道光线晃过,陈海洋又在拿手机拍照,一边拍一边品头论足:“这里可能有秘密通道,墙壁的颜色和别处不太一样……”
  他从里面拉出一团废报纸,顿时搞得尘土飞扬。
  “咦?好丑的雕像!酷!我喜欢这个。”陈海洋发现了感兴趣的新目标,咔嚓咔嚓对着雕像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男生的品味有时候真是挺奇怪的。
  “这东西看上去有点眼熟,”陈海洋挠挠头,“好像……呃……”
  “鲨鱼?”
  “没错,就是鲨鱼!”陈海洋仔细看了一会儿雕像,突然严肃起来,“糖豆儿,我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了。”
  “什么地方?”
  “肯定是海里。这座雕像,应该就是那些怪物带来的东西。”陈海洋的眼镜片后面又在闪闪发亮了。
  
  十一、几率偏爱淘气包?
  
  陈海洋的小叔是海洋生物学家,他当机立断用手机发了几张照片过去,让小叔帮忙鉴定一下。
  陈小叔办事效率相当快,没过三分钟就发来了回复――
  很罕见的深海精灵鲨,生活在1200米深的海里,大概是世界上最丑的一种鲨鱼。侄子,哪里找到的?
  “你小叔真厉害。”唐豆豆难得佩服陈海洋一次。
  陈海洋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没话找话说:“你还记得吧?咱班上次去海洋世界参观,里面有一个特别大的鱼缸……”
  他们又试了几次雕像底座上的圆形转盘,陈海洋坚持认为这是召唤深海怪兽的按钮,但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连只扇贝都没召唤出来。
  二楼似乎和上次来时的布置有些不一样,曾经磕过唐豆豆腿的小矮柜不见了,只有一只空荡荡的破衣柜靠在墙边。两只黑色空箱子和几块塑料布放在破沙发上。
  “咦?那是什么?”陈海洋的近视眼居然在一堆报纸中间,发现了一枚和唐豆豆捡到那枚一模一样的色子。
  翻遍了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那只手电筒,应该是被小个子带走了。
  不过知道了雕像的来历也是一大收获,他们决定,这次侦查到此为止。
  “这下我也有一只了,”回家的路上,陈海洋兴致勃勃地把色子在两只手上扔来扔去,“它能不能掷出你说的第七个面呀?”
  “你不信可以多试几次。”唐豆豆的提议立刻得到了陈海洋的同意。
  如果有人路过龙虾街和海贝街中间的街心小公园,就会看到一幕奇怪的景象: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头碰头蹲在路灯下,各拿着一只色子,一次又一次地丢在地上,又捡起来,嘴里还嘟囔一串数字――
  “147,148,149,150!都试了150次了,那个第七面到底是不是真的啊?”陈海洋有气无力地把色子随便一扔,坐在地上:“不试了,饿死了,现在如果有份烤鱿鱼该有多好啊。”
  啪嗒――
  一串塑料袋包好的烤鱿鱼从天而降,掉到他面前。马路对面同时响起一阵争吵。
  两个骑山地车的年轻人面对面撞到了一起,其中一个车筐里堆着大大小小的塑料食品袋,一部分散落在地上,鱿鱼应该就是从那里飞出来的。
  陈海洋呆住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吗?
  这时他耳边响起唐豆豆的尖叫:“快!快来看!第七个面!是第七个面!”
  数着色子上突兀的七个红点,陈海洋抓住唐豆豆的手臂用力摇:“糖豆儿,我刚才说想吃烤鱿鱼,刚好第七面出现,就真的从天上掉下了烤鱿鱼!你觉不觉得,这色子有一种特别的力量?”
  唐豆豆其实早就有一种感觉,自己身边发生的一系列怪事,都和这枚色子有关:
  七点色子面第一次出现,是溜溜球莫名其妙出现之前,当时自己虽然看到了,却没在意。现在想想,最多六个数的色子,怎么会出现3×2+1个红点呢?
  第二次,诅咒王小扭去不成香港,当时也在玩色子,不久后王小扭就受伤了。
  第三次,就是很少红脸的爸爸和妈妈莫名其妙吵架要离婚。
  第四次,是那条救命的哈士奇突然出现。
  第五次,是陈海洋的烤鱿鱼。
  直觉告诉唐豆豆,这只色子偶尔出现的第七个面,或许可以帮掷出它的人达到一个目的。
  陈海洋摸着下巴建议:“你干脆许愿把手电筒拿回来吧。”
  唐豆豆翻了个白眼:拿回手电筒是为了让爸爸妈妈消除误会,与其那样,还不如干脆许愿让他们再也别吵架。
  但是她手都快要扔酸了,第七个面就是不肯出现。
  “看来我运气就是比你好一点。”陈海洋炫耀地抓起色子摇了摇,轻轻一丢。
  唐豆豆看着色子在地上滚啊滚,眼看第六面就要停住,正准备嘲笑他,没想到色子又动了,向前转了半圈才停下。
  七个点!
  唐豆豆愤怒了――难道几率比较偏爱淘气包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离奇事件?“深海怪物”们有什么行动?唐豆豆和陈海洋会如何应对?精彩请看下期。)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