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莫言诺贝尔文学原因】莫言文学创作的叙事风格解读

【莫言诺贝尔文学原因】莫言文学创作的叙事风格解读

来源:文学论文 时间:2019-02-19 点击: 推荐访问:莫言的创作风格

【www.ho59.com--文学论文】

摘要:莫言作品在言说的气质上具有异质性:以民间立场消解官方话语,凸显自由意志以颠覆压抑人性的文化传统,以土匪形象解构典型英雄。为了达到言说的目的,莫言运用了多种艺术手段,并在感觉与语言、人称与视角、声音与色彩、文体与结构等的综合使用上具有探索性与实验性,尤其以站在民间立场的写作引人关注。如此手段的运用,虽然给莫言作品增色不少,但也产生局限性的瑕疵。
  关键词:莫言 小说 叙述 特征
  引言
  莫言是当代文坛的重要作家之一,同时也是最受争议的作家之一,从主题到语言、结构、视角,莫言的创作一直引人关注。究其原因,大概在于莫言创作的不拘一格,天马行空的自我构建,其作品深深地打上莫言个性化的烙印,尤其体现在莫言小说叙述上的变革性。
  一、言说的气质――异质性:解构、反讽、颠覆
  莫言小说的与众不同在于它的反叛性:从主题思想到写作手法与经典文学作品背道而驰,在寻求创新的同时还对文学经典进行颠覆、解构、嘲讽,践行了莫言“作为老百姓”的写作主张。
  (一)民间立场与官方话语
  “所谓的民间立场就是自觉抛弃知识分子居高临下的启蒙姿态,切实地立于大地,去感受发掘其中蕴含的丰富内涵,同时追求一种贴近民间美学风格的艺术形式”。在《文学创作的民间资源》中,莫言区分了两种创作心态:一为“为老百姓的写作”;一为“作为老百姓的写作”。[1]
  莫言的创作即作为老百姓的写作,以民间立场来消解官方话语权,他以笔下民间的土匪代替典型的英雄,而不是以塑造典型英雄来教育鼓舞人们为崇高理想而奋斗。这种民间立场与官方话语的消解,首先表现在新历史主义对历史理性的解构。《红高粱》作为新历史主义的代表作之一,试图突破传统历史小说的叙述模式,反感理性化处理历史人物命运的方式,注重描写个人历史的丰富多彩,将历史生活化,新历史主义小说的结构策略就是讲述被历史理性所忽略的民族个体的感性生存状态和民族文化等隐秘部分内容,这样的英雄是崇高的,亦是痛苦的,因为他失去了凡俗人的人性――真实性,英雄活在理性世界的枷锁中,缺乏情与欲的表达,而这种真实的人性在余占鳌的身上得到充分体现,其形象更加生动,贴近生活,他骨子里那种超脱放大及拒绝受他人领导的无拘无束、超越是非观念的土匪精神是他最鲜明的性格特征。
  (二)自由意志与人性压抑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仁礼,强调为政以德,在中国最主要的关系是伦理关系,最高的评价是道德上的褒奖。究其根本,中国文明是伦理道德本位的文化,以道德来统帅个人、家庭、社会,注重群体关系的和谐,轻视个人的欲求,然而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精神文明是功利性的,中国人强调道德,注重人的品质无非是以道德约束人性,维护社会的等级秩序,而且其道德是莫言有感于种的退化的趋势,通过他的艺术世界体现出肯定生命张扬自由意志的最终意图,通常是通过描述充满原始生命力的冲动,以此对传统礼教束缚的挑战;二奶奶恋儿临死前一段奇异得经历呼天抢地的野性,让我们看到高粱地里普通女子所拥有的胆气;我奶奶在高粱地里庄重而安详地死去,死前的独白不啻于一份生命赞歌。
  (三)反叛与典型
  莫言是想象力丰富且不拘一格的作家,他笔下的人物往往具有叛逆性,是对文学典型的一次变革创造,在与典型形象的对比之下,叛逆形象显得生机盎然,是另一番风景。莫言笔下的女性形象更为大胆、叛逆,以戴凤莲、孙媚娘、上官鲁氏为代表,其叛逆性主要体现在对爱情的追求中。《红高粱》里的戴凤莲刚满十六岁就出落得丰满美丽而富有生命力。她渴望在一个伟岸的男子怀里消除了今生的寂寞,但她的丈夫是个缺乏生育能力的麻风病人,她诅咒父母的狠心,她临死时的反问天地,使她的叛逆性与对生命的热爱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丰乳肥臀》里的上官鲁氏是魅力十足的女性,但她的丈夫自然条件不好,没有生育能力,她的八女一儿的出生是她主动寻找男性的结果,以此为她在家族中赢得地位,她以如此大胆之举宣告她对女性作为生育工具的反抗,也是对传统礼教的蔑视。
  总体来看,两位女性的狂野追求都只为满足情欲,情欲的本能本应该得到满足,因此她们的追求值得肯定,她们的举动是对传统中国妇女的超越,对于当下妇女解放问题有警示作用,启示我们应该破除男尊女卑的观念,提高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给女性更多的关怀。
  二、多种手段的综合运用:感觉与语言、人称与视角、声音与色彩、寓言写作
  莫言的小说之所以可读性强趣味性浓,是因为他能够娴熟地驾驭各种手法,增加文本的内容深度,使得文本结构富于变化性、新鲜感。
  (一)感觉与语言
  莫言具有良好的语言感觉,他的感觉借助于语言而得到更加贴切的表现。有评论家用“汁液横流”来形容莫言在语言上的冲击力,莫言式的语言直接与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挂钩,其语言随着他的想象力而自由辗转。词汇的丰富与语句的富于变化是莫言的一大特色。他的创作语言以现代白话书面语为主,也大量使用了口语、方言俚语、歇后语、文言词汇、城市流行语及某些社会行业的专业术语,如阉割猪牛的动作用“劁”字,“猪油涂了心――糊涂”“伏惟尚飨”等。有时利用语境的整合作用变通地使用某些词汇,如“麻木不仁”,原意指精神人格上的麻木,不知羞耻;这里指肉体上的麻木,不知疼痛。有时改造成语如“雨点大如铜钱,疏可跑马”;有时使用文言句式、欧化句式、短句与长句杂糅在一起,使得句子错落有致、摇曳多姿。[2]最后,他还使用自言自语式的内视角心灵独白,通过人的自言自语、梦呓之语使得作品人物的心思自然地流露,本真意图通过自我言说的方式得以透露,使读者省略了猜测推理的环节,直奔小说主题。
  (三)声音与色彩
  莫言的声音是残酷的,带有野性,具有生命力,有民间色彩的庞杂语言的混合体。莫言的小说是充满声音的世界,声音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界的声音及实在的事物发出的声音。如花、鸟、虫、鱼的声音、火车的声音,这种声音在早期的作品中随处可见,如黑孩挨打:“听到一个很脆的响,像在地上摔死一只青蛙”;手抓热铁:“先是听到手里滋滋啦啦地响,像握着知了”。还有高粱地里奶奶的哭咽与唢呐的幽鸣混合成一曲幽咽的悲歌,控诉旧社会封建包办婚姻的罪恶,奏出了对奶奶悲剧命运的同情;高粱在炮弹之下“呻吟着,扭曲着,呼号着,缠绕着”,则表现对生命殒落的惋惜,也控诉造成死亡的战争;“天国的音乐”是奶奶弥留之际的幻觉,表现奶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对奶奶传奇人生的赞扬。[3]另一种声音是具有民间色彩的猫腔、地方土语、民间小曲、方言俗语、山东民歌等。这些具有民族传统色彩的民间曲艺是与作品人物的言说结合在一起,如孙丙的猫腔、张扣与山东快板、鼓手与鼓具,这种声音在《红高粱家族》中已经以民歌民谣的方式出现,如葬礼用的哭腔表达对死的哀伤对生的渴望;“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之类的民间腔调,在丰富了作品内容的同时,也增添了作品的审美效果,还起着烘托作品主人公形象的作用。   (四)寓言写作
  莫言的小说里寓言处处可见,通过寓言写作表达莫言对人类的深切关注和对生存困境的警醒,体现莫言对人生诸多问题的形而上的思考与话语建构。《拇指拷》中一个贫寒家庭的男孩莫名其妙地被人用拇指拷锁住,过往的人给他的不是同情、解救,而是嘲弄、怀疑、恶意挑逗,人们没有理会他的呼救,不相信他的言辞,反而认为他是干坏事受刑罚的家伙,而且这个拇指拷越挣扎越紧。这个故事显然具有荒诞意味,像《等待戈多》里两个傻小子的等待,拇指拷象征着人的生存困境,而且伴随终生难以解脱,具有神秘色彩,言说的是命运的不可捉摸,是人类永恒的谜,如加缪的《西西弗斯的神话》。
  三、叙述的局限:二元对立的矛盾
  诚然,多种手段的运用使莫言小说斑斓多姿,是莫言写作技巧成熟的标志,但也存在写作技巧处理不当之处,这些二元对立的冲突也许是创作过程中必然的存在。
  (一)民间立场与现代知识理性的冲突
  莫言作为一个现代作家,自然会以现代意识去思考问题,而且作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他的作品固然会有启蒙主义的色彩,他的创作意图也具有启蒙性质,比如他对原始生命力的极力赞扬,表达了他对生命力的热爱,对种的退化的忧虑,号召人们警醒过多的理性知识对感性生命的制约与束缚,与西方的反智主义思潮异曲同工。然而,莫言的创作主张是“作为老百姓的写作”,这种写作的民间立场是与知识分子的知识理性相冲突的。民间立场的写作,顾名思义是粗糙的琐屑的写作,是接近自然主义的再现摹写,其作品背后并无深刻的发人深省的主题,民间叙事必然与知识分子的精英写作存在不一致性,因此我们看到作家借叙事人之口表达现代人的思想观念,完全超越了叙述主角的身份和认知水平。
  (二)母性的崇拜与亵渎
  莫言有着浓厚的恋母情结,歌颂母亲是莫言小说的一大主题,但也存在对母亲的不敬之处。[4]以《丰乳肥臀》为例,上官鲁氏一生历经坎坷,经历了贫困、战火及二十世纪中国政治变故带来的深重灾难,但她以顽强的毅力抚养大九个子女,承受各种不幸始终充满希望,尤其是在生与死的考验之前,求生的意志使她最终战胜困苦与厄运,这里的母亲是生命之源、幸福之源、爱之源,母性是一种博大而顽强的精神,是求生希望之源。实际上这里的母性不再是母性,而是妻性,即是两性关系上女性的要求,而上官鲁氏战胜苦难的勇气与意志显然渗透着男性阳刚的意识,或者说上官鲁氏的伟大具有全人类性,已经超越了性别。语
  参考文献
  [1]王静.民间的“狂欢”世界――莫言小说的叙事结构分析[D].2008.
  [2]张柠.莫言作品阅读中的四个问题――关于莫言作品评价的通信[J].语文建设,2012(23).
  [3]邵璐.莫言小说英译研究[J].中国比较文学,2011(01).
  [4]贺仲明.莫言的乡村立场和文学意义[J].语文建设,2012(23).
  浅析狄兰・托马斯诗歌语义的双重性
  重庆科技学院外国语学院 严丽 周灿美
  摘要:在立足于语境概念的视角下,主要通过对狄兰・托马斯诗歌语义的分析和探讨,从而证明其诗歌语义在诗歌的实际语言性语境和非语言性语境的共同作用下具有展现客观世界的指称义和体现诗人内心情感的言外义的双重性。
  关键词:狄兰・托马斯 语境 语义
  引言
  诗歌语言是形象化、情感化及节奏化的精细语言,所以解读诗歌不能不顾整体语境,而只从零碎的只言片语进行断章取义的“片面化”式阅读,也不能脱离诗歌文本,忽略诗歌主题进行随心所欲的“创造性”误读,更不能在欠缺社会文化语境意识的情况下解读诗歌。诗人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 1914-1953)一生短暂而匆忙,但他的诗歌激昂而丰富,不仅在诗歌抒写中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其诗风的感性和坚实,也能让读者感受其诗歌如风景般的清新和诗艺的纯熟。他对语言的创新和个性化表达方式使得其诗歌语义在语境中颇具特点。语境是解读和运用语言的全部主客观要素,它对文本解读起着重要的约束、引导及深化的作用。
  一、狄兰・托马斯首先通过对语言形象进行抒情化展示,从而使他的诗句在实际和具体的语言性语境中具备语义双重性的特点
  以诗人的一首早期诗歌《月中小丑》为例,这首诗有两小节内容很容易让读者从语言的对象性中直接感受到由形象化语言所唤起的抒情因素。这种因素具有语义的多样性和外延性特质,是诗歌语义双重性的表现形式。如:“我的眼泪仿佛花瓣的飘零 / 静静地飘自神奇的玫瑰 / 而我所有的忧伤飘自裂隙 / 飘自雪花和遗忘的天空 / 我以为/ 如果我感动大地 / 大地就会崩溃 / 如此的悲伤而美丽 / 如此的相似 / 宛如一个梦。”该诗语言性语境中的“眼泪”“花瓣”“玫瑰”及“大地”等直观性语言形象并不是诗人要传递给读者的形象,他的目的在于通过这些语言性要素构成的“象”激发读者的情绪,使读者直接进入他的抒情状态体会诗歌的“意”。[1]诗歌在语言性语境的作用下产生了语义指称义。通过诗歌中的指称义,该诗很快生成帮助读者感受言外义的非语言性语境。这样在语义的双重性下,诗歌的美学张力让读者进入诗人创造出的意境当中。诗人要表达的悲伤和惆怅情绪同时也唤起读者的情感涌动,与诗人之间产生了共鸣。而他的另外一首诗《橡树》是一首自然主题诗歌:“强烈的色泽逃离枝丫/裹起凋零撒落的叶子/视而不见/危险的倒影/浸泡在夜晚/升腾/令森林茫然/起伏不安/掩饰些微干涩/些微不定/树皮深处声声呼唤/乐音无声。”这首诗歌在短短的语言性语境却能通过它其中的形象化语言直接达到诗人抒情目的。譬如它把树木色彩的季节转变情感化为“逃离枝丫”“裹起叶子视而不见”,把自然的力量比喻为“危险的倒影令森林茫然”。这些语言在语言性语境中很好地发挥了它们的指称意义,展示了客观世界的自然景象。更重要的是它们被情感化的同时,诗人升华了橡树与自然间的关系。[2]人格化的自然力量是无穷的,巨大的,所以诗中充分地展现了诗人对自然崇拜的情感。诗歌以形象化的语言唤起读者的想象力、认知力。以视觉幻想使得诗句从整体上完成了言于表情的目的。   二、诗歌语义的双重性还体现在诗人在具体的语言性语境中对不同的形象化语言进行凝练、提升、重组成新的、更富于情感化和个性化的意象
  狄兰・托马斯的部分诗歌就是在语言性语境下巧妙地运用他的诗艺技巧把形象化的语言进行情感升华。而这种情况通常是在他创作的诗节较长的作品中。两节及以上的诗歌语言性语境中往往充盈着复杂而丰富的语言要素,所以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会对非语言性语境因素进行体会、分析,最后推导出语言性语境所要表达的更高级的、强烈的、浓厚的情感性非语言性要素。诗歌中不断出现、推进的语言形象的确立是诗歌从形象化走向情感化和表达意蕴的必然过程。而整首诗歌要抒发的情感和人生态度、立场在诗歌的语言性语境及非语言性语境的结合下,语义的形象及意义就应运而生。下面以狄兰・托马斯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为例,看看诗歌语义的指称义和言外义在语言性语境及非语言性语境共同作用中是怎样使得诗歌一步一步完成抒情目的的。
  天空被撕破
  穿过俩人这褴褛的纪念日,
  三年来他们和睦相处
  携手走过誓约长长的小道。
  ……
  错误的雨中,一切太晚
  他们相聚相会,爱却已分离:
  窗户倾入他们的心扉
  房门在大脑里燃烧。
  第一节诗中客观语言形象是“天空、褴褛的纪念日、长长的小道”,这些语言的语义从指称性上是客观世界中物的表现形式,但是却能让我们联想到“两个爱人曾经的点点滴滴”的非语言性语境中更高层次的言外语义;当然读完第二节诗歌,直观性语言“爱神、他的病人、锁链、火山口、死神、阴云、房门”是为第一节诗的意象服务的。比如:“此刻爱已经丧失/爱神和他的病人在同一锁链下哀嚎”就通过词语的叠加和意象的增补进一步告诉人们,诗中两人间的爱发生了变化,进而在语言性语境下语义的新一轮组合中扩展出新的、凝练的非语言性语境下的高级“意象”即“两个人的爱所经历的一切是是非非”。从最后一节诗歌的形象化语言“雨中、窗户、房门、心扉、大脑”中引导出情感化、个性化的“意象”――“爱人之间情感的幻灭”也就是诗人通过层层的语义指称意义堆砌所要表达的言外的情绪和意图。[3]按照以上分析,在语言性语境和非语言性语境中语义的共同作用下,诗人创造出的高级“意象”不断地把读者推向新的语境里,引起人们的联想、人生感悟和社会经验等非语言性要素。托马斯把诗歌中低级的形象性语言进行凝练、升华、重新组合确立出更深的、更高级的语言文学意象即诗人极具个性化的对爱的悲叹。一首诗的词语常常向人们展现客观世界的具体形象,诗人借助于展示客观世界的直观性画面、外在表象等因素让读者构建与自己的认知、心理活动及文化背景相关的情感意识。由此,诗人情感化和个性化的语言成为人们把客观性外在因素上升为顷刻间的心绪与情感过程的催化剂和发酵体。《结婚周年纪念日》不仅仅是一首表现人们情感纠结的诗歌,在不同意象的语义推进中狄兰・托马斯诗歌主题的爱、生、死、力量、时间都被纳入到全诗。
  三、在语言性语境中,诗人把诗歌中的实质性语言转化成非语言语境中具有音乐意境和感觉意境的隐喻以彰显诗歌语义的双重性
  由于狄兰・托马斯追求艺术的新颖奇特造就了他艺术感觉的更为丰富和新奇,这些丰富和新奇体现于诗人把语言作为媒介在语言性语境下把诗歌以音乐的方式来激发人们对诗歌的解读。诗歌的节奏和音韵错落交织,流动的语言和排列的诗行显露出诗歌特有的音乐效果,这种音乐般的效果使读者在享受听觉美的同时,幻想出听觉所引起的视觉上的同感。听觉和视觉的共鸣是外在音乐和内在情绪的融合,它们带给人们审美视角的巨大冲击,诗歌通过这样的方式成为最美的语言,引发读者心灵深处内在的音乐情感暗示和抒情感受。理解托马斯的诗歌关键就在于把握他的感觉,诗人重视自己原初的感觉,直接呈现其感觉的同时他仍然采用各种语言手段显示他种种怪诞的感觉,甚至诗人故意推波助澜地强化他的各种新奇、独特的感觉。
  虽然现代诗歌不把重点放在音韵节凑的形式美上,但是它们却在 “随情赋形”方面更完善和用心。托马斯的《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共十九行,由一个四行押韵诗节和五个三行押韵诗节构成。整首诗歌只有两个尾韵,它们分别位于诗歌的主题词“night(黑夜)”“day(白昼)”及“light(光明)”中,这里的韵律虽然简单且显得有些粗糙,然而重复的单音节韵律使诗歌在音乐性上颇具诗人的个性特色。[4]同时诗歌里还不断地出现双元音和长元音,元音和辅音之间的相互穿插完全能够在音韵形式的语言性语境下把读者带入到一个纷繁复杂的思绪以及诗人对与死亡主题思索的非语境性氛围中。诗歌中辅音/g/、/s/、/t/等的重复出现,让诗歌在节凑上更加富于紧迫感,诗句在抑扬顿挫的语音里把诗人的迫切心情以非语境性因素的形式推向音乐美的意境当中。托马斯以此诗竭力劝说父亲勇敢地面对死亡并与它做斗争,当然他同样在诗歌的词语和节奏间抒发了自己对生与死的感悟。诗歌中“rage(愤怒)”一词贯穿全诗始终,该动词出现在五节诗歌中加强了诗行的动态美,使诗歌从单纯的语言性语境――词语的动感中进入诗人的情感隐喻里。人们在朗读诗歌的过程中,可以直接地体会到暗含在诗中强烈的内心感情变化。[5]借助于动词的运用,狄兰・托马斯把听觉和视觉效果融合为一体,让读者的感官受到全方位的刺激,以达到劝说父亲直面死亡与之作斗争的目的。在语言性语境因素下诗人成功地创造出具有个性化的隐喻,拓展了词语本身的语言空间,打破了语言本体界限。诗人虽然在他的诗歌中淡化语言本身的指称意义,但他却让语言在变形、异化、分裂中重新获得了诗歌语言的抒情力量及极具个性化和情感化的隐喻。
  结语
  狄兰・托马斯强调语言技艺上的革新与突破,他在语言性语境中不断地以情感化和个性化的方式改写语言与客观事物之间的本体关系,把诗歌的语言从单一的指称性扩展到音乐节奏,甚至是绘画领域,从不死板地遵循语法规则,他的语言技巧丰富了诗歌的语义,让诗歌语言具备更强有力的表达效果及抒情功能。尽管托马斯诗歌语义弱化了其指称意义,但诗人通过诗歌语义的双重性使得人们超越语言本身的界限,以直觉的、想象的、打破逻辑的、抽象的思维活动体验和感受诗人在语言创新过程中的情感、心绪。语
  参考文献
  [1]狄兰・托马斯.狄兰・托马斯诗选[M].海岸译.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4:87.
  [2]荣维东,路展霞.基于语境的文本解读策略[J].语文建设,2014(07).
  [3]王佐良.英国诗史[M].南京: 译林出版社,1997:64.
  [4]袁可嘉.欧美现代派文学概论[M].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98.
  [5]颜学军.狄兰・托马斯诗歌简论[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2(04).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wx/56443/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