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马蒂斯艺术生涯中的两大成就_浅谈马蒂斯艺术

马蒂斯艺术生涯中的两大成就_浅谈马蒂斯艺术

来源:艺术论文 时间:2019-02-12 点击: 推荐访问:马蒂斯剪纸艺术

【www.ho59.com--艺术论文】

摘要:西方现代艺术史中,野兽派代表画家马蒂斯拥有独特的艺术风格,着重讨论他的线描的美学特征。   关键词:马蒂斯; 线描; 分割空间
  在我们熟知的西方现代艺术史中,对现代社会影响巨大的要数“野兽派”的艺术创作了。野兽派的拥有的简洁的画面、激烈的色彩、强劲的视觉冲击力等独特的魅力也深受赞誉。作为野兽派代表画家,亨利・马蒂斯(1869―1945)把由点、线、面、色彩构成的语言视为表现他的思想和感情的最有效的工具。凭借自然提供的手段,马蒂斯创造了灌溉人类精神的艺术形象,抒发了心中的精神情感。
  马蒂斯这位伟大的艺术家所追求的就是表现的极致。我们着重讨论马蒂斯艺术的一个方面―马蒂斯的线描艺术。这些用明快,简介的线条完成的绘画空间的分割,使我们看到的不是自然对象的复制,而是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能让人目见的情感。在我们满足欣赏画面的愉悦中,应该明白画家的思想是与其绘画手段向联系的,思想越深刻,手段就会越独具匠心。其艺术作品中的极具装饰的色彩、富有表现力的线条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东方艺术,马蒂斯实际上去过阿尔吉尼亚、摩洛哥和高更的灵感来源塔希提岛等地方。但是,如果要完整的解释马蒂斯独特魅力的线条,还是要放到世界美术史上来对比定义。线条,作为一种绘画语言形式,早在法国拉斯科洞穴壁画,希腊的瓶画,以及文艺复兴时期乔托、波提切利、丢勒这些大师的作品中同样是丰富异彩。
  从技法上来说,艺术大师都有自己的美学标准,古典精神讲究严格遵守“黄金分割”、“S型曲线”等美学法则,画家和批评家往往指望从具体的形式中寻找一个脱离艺术家主观情感的方法。然而现代艺术的颠覆,正是像马蒂斯这样传达出的内心颤动,把精神的世界变为物质形象的艺术流派。现代艺术早已视包含丰富的内在感情的作品为美的珍品,不在乎作品否写实、是否写意、是否抽象。随着时代的进步人类的审美意识跟着也在丰富。
  马蒂斯挥洒自如的线条得益于他良好的基本功,他不只表现对象的特征、简化形体、曲风形象和空间,他还是线条与色彩优美地组织在一起。画家的线描看上去十分随意,似乎没有受到更多的法则甚至理性的支配,人们从中看不到什么“逼真”或“精确”的东西,这是因为马蒂斯认为“精确不等于真实”,他考虑的是心灵的“表现”,是内在的“感情”。是如何和怎样以某种形式、手段、尽可能地物化这些表现和感情。马蒂斯说过:“总而言之,我追求的是表现。”他还说:“构图就是画家为了表现自己的感情有意识地使种种不同的因素依照装饰的方式安排在一起的艺术,画家运用这种艺术,以某种装饰手法吧许多组成要素按他的处理排列起来,借以表现他的情感。在一幅画上,每一部分都将是明显可见的,形象占据的位置,形象周围空白的空间,比例关系,每样东西都有它的价值。他们扮演画家要他们扮演的角色,不论这角色是主要的还是次要的。画面上的一切无用的东西都是有害的东西。艺术作品在整体上必须是和谐的,因为在观众心目中,多余的细节将会影响审美者内在对作品表达的领会。”比如1910年创作的《舞蹈》,巨型的尺幅反而将形象简化提炼到了空前的高度,不谈论颜色,仅仅是观察构成人体轮廓的富有节奏韵律的线条,充满了独特的浑然天成的艺术魅力。马蒂斯通过提炼大量的速写素描,得到了极简的线条,生动的动态,使艺术作品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显而易见,画家非但对似与不似不感兴趣,也不屑于是否“之间”这个问题,唯一需要谨慎对待的是作为符号的“每一部分”是否在扮演“画家要它们扮演的角色”,无用的东西――即多余的细节――之所以有害,是因为它破坏整体的和谐,而这个整体的和谐最终是精神和谐的形象反应。画家在他的《画家笔记》中写道:“我挑选颜色不依赖任何科学理论……我仅仅试图找到我的感觉相对应的色彩。能够引诱我改变人体形状,重新调整构图的,是一种不能不那样的色彩调和”。选择色彩是这样,选择线条又何尝不是如此。
  马蒂斯线描艺术在追求表现力时所存在的秘密是有迹可循的。在大量的线描作品中可以观察到,马蒂斯没有固定的构图形式,画面都是根据画幅的尺寸精心调整。如果要在一张正方形的尺寸上作画,需要换成矩形尺寸,那么这张素描一定不会直接复制过去。同样在放大缩小画面也是要重新调整,来保证画面的表现力。一幅素描必须具有一种能使它周围的事物富于生机的扩展力。马蒂斯如果想把一幅构图从一块画布移入另一块更大的画布之中时,必须重新构想它;他应当改变它的特征而不仅仅是把它转移到更大的画布上。
  在马蒂斯作品中,优雅妩媚的女人体具有非常迷人的情韵,是画家添加了很多理解和情感。画家理解的本质是用线条来浓缩它的意义。然而,女人的自然特性就不那么突出,可是,它最终会从有着更宽广意义的、更富于人性的新的形象中显露出来。人的描绘是非常复杂的,画家会在大的构想框架中将画面中的种种形象包含在内,反而显得自然对象是那么的真实生动。自然对象固然是马蒂斯艺术的前提,可是,马蒂斯认为:“素描诸特征……依赖与艺术家在面对选择的对象时所产生的深奥的感情。”没有任何一个艺术家能够超越自然,即便是抽象主义画家康定斯基也充分肯定根据“内心需要”把自然形象作为绘画形象的现实主义。然而,对于一个伟大的画家,自然对象的价值仅仅在于它是抒发内心感情的工具。从这个根本意义上讲,纸上或画布上出现的自然形象只是画家用来体现审美感情的符号形象,从绘画永远不可能是自然再现这个角度上讲,他是与现代绘画中非具象的形象没有本质区别的抽象形象。
  马蒂斯对自己的艺术做了完美的解释:“瞬间的连续性构成了生命与事物的表面存在并不断地对它们进行修饰和变化,在这种瞬间的连续性下面,一个人能够寻求更加真实、更为本质的特征,艺术家将要捕捉到这种特征,从而对现实做出更永恒的解释。有两种表现事物的方式:一种是未经提炼地展示它们,另一种是通过艺术召唤它们。离开拘泥细节地反映动态,一个人就能获得更高的美和宏伟。”同时他提到埃及的雕像的僵板,透过形象的表面,仍然可以感受到巨石雕凿中蕴藏着运动感,并且富裕的艺术活力。再比如希腊的雕塑艺术也是静止着的,《掷铁饼的人》被表现在积聚力量的运动之中,至少,如果通过他的动作暗示出他处于最为勉强和不稳的状态中了,雕塑家就要省略、概括它,以便重新求得平衡,借此让人感到绵延的观念。运动本身是不固定的,因而它不适合雕像那类持久的东西,除非艺术家了解他反映的只是其一瞬间的整个动作。这么看来我们可以认定:面对马蒂斯的素描,我们虽然没有形式法则可循。但是通过研究比较其作品,可以发现马蒂斯的作品无论多么概括抽象,多么夸张变形,但还是牢牢地根植与自然之中,他的主观世界始终徘徊在自然美中并且唤起的观众心中美好生活的共鸣。他用有力的一鼓作气的线条完成了内心的表现,发明了最能体现精神和谐的语句。
  参考文献:
  [1]亨利・马蒂斯,画家笔记[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
  [2]吴长江 ,马蒂斯线描[M],四川美术出版社,2002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ys/56034/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