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鉴宝蔡国声愤然离场|鉴宝专家蔡国声不“捡漏”的人

鉴宝蔡国声愤然离场|鉴宝专家蔡国声不“捡漏”的人

来源:艺术论文 时间:2019-05-24 点击: 推荐访问:鉴宝专家蔡国声

【www.ho59.com--艺术论文】

他从事艺术品工作几十年,慧眼识珠却从不“捡漏”。他的理由很特别――自己的定位,并不适合做腰缠万贯的富翁;   他在业内名震八方,却从不会奚落不懂门道的收藏者,只要有时间,必定耐心细致解释;
  他人生一波三折,却每每从逆境中找到安静的出口,让自己的心得到缓冲,也令自己峰回路转;
  他没有奢望,反享有盛名。他说,从来没有想到,一生到了晚年能够如此辉煌。
  当香港苏富比2011年春拍落幕的那一刻,人们有理由相信:2011年的艺术品市场注定又将是一个喧嚣之年。在刚刚过去的201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可谓风生水起,多项拍卖指标创下历史纪录。而在这个迟来的春天里,被业内视为风向标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以34.9亿港元的总成交纪录创下了香港苏富比历年成绩新高,这样的佳绩在艺术品市场再次激起千层浪,而这样的繁荣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然而,繁荣背后的隐忧已逐渐显露:艺术品市场本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市场,而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各种“李鬼”鱼目混珠、见缝插针,繁荣背后的浮躁已然暴露,假货横行的艺术品市场该如何规范?在通胀汹汹来袭之际,大量金融资本揣着各种目的悄然介入艺术品市场,艺术品金融化如火如荼,金融资本的介入到底是给艺术品市场注入了新鲜血液,还是“狼来了”?
  带着这些思考和疑问,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清晨,记者与国内鉴宝界领军人物蔡国声先生相约在上海苏州河畔的一间咖啡馆,边喝早茶,边聊艺术与人生。
  锤炼:鉴宝之路艰辛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一生到了晚年能够如此辉煌。想到这个我很感慨,我的很多的老师都没赶上这个时代,他们没有我现在的辉煌和我这样的收入和待遇,我有满足感。”谈及自己目前的状态,蔡国声非常满足。虽然很忙碌,但是每天同古玩打交道,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古玩,古玩,就是要玩的。现在退休了,别人去打麻将,去旅游,我就研究古玩,天天同这些艺术的东西打交道,有啥不开心的?”
  也许正是这种发自内心的热爱,才使得蔡国声五十年如一日,沉浸在古玩的艺术世界中。他与艺术已经融化为一体,在这个世界中,他的快乐与日俱增。然而,从刚开始进入古玩领域到最终历练成一位大师级的鉴宝专家,蔡国声的成名之路并不平坦,而是一波三折。
  1962年,年仅18岁的蔡国声刚刚高中毕业。在那个以成分论成绩的年代里,“资本家”出身(蔡国声的父亲开机器厂,因此被定为资本家)的蔡国声自然没有上大学的资格。其实,不独他,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没能考上大学。就这样,高中毕业之后,他离开家乡浙江定海进入上海古玩市场工作,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参与我国文物工作的应届高中毕业生。
  “我刚到这个领域的时候,文物工作是一个没落的行业,是一个四旧行业,属于被淘汰的行业,当时我的同学都说,你怎么搞得像一个‘小古董’一样。”蔡国声笑着说。尽管受到嘲笑,但是半年过后,他就慢慢喜欢上了这个行业。由于是首批参与文物工作的“知识分子”,上海市古玩市场的领导对他们这批学生很重视,派出文物领域最知名的专家对他们进行培训,像周仲英、薛贵笙、朱念慈、戴宝庭这些当时的大家都悉数在列。而专业也分得很细,包括陶瓷、玉器、钱币、古玩、珠宝、书画各个领域都要学。每天上午工作,下午上课,一周学习六天,就这样维持了两年。
  “我进去不到半年,就感觉这个领域是片浩瀚的海洋,慢慢喜欢上了,我在工作当中和很多书画家、文学家、作家、金石家结交了。”在这两年时间里,蔡国声从这些领域顶尖的老师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为他今后在古玩鉴定方面的成就奠定了基础。
  蔡国声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步飞快的他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提拔。1966年蔡国声便做了上海市古玩市场团支部书记,所在支部被评为上海市“四好团支部标兵”。“当时我们普通员工的工资是36元,我的工资是43块5毛,据我了解公司只有三个人能拿这么高的工资。”
  然而好景不长,文革开始后,蔡国声的父亲被划为资本家,蔡国声也成了“黑六类”。“我感觉就像一下子被从青云丢到地狱里,什么活动都不能参加,非常郁闷。” 对这一段经历,蔡国声觉得不堪回首。也正是在那段时期,他收获了另外一笔财富。为了打发郁闷的时光,也是不甘落人之后,他决定练习书法和篆刻。“我不是那种很奔放的性格,而学习书画要有激情,因此我选择了书法和篆刻。”当时一些书画名家被称为“牛鬼蛇神”,苦于找不到好学生,蔡国声就利用前期跟他们结识的关系,虚心求教,认真学习,这样直到文革结束。“这段经历对我的书画和篆刻鉴定很有好处,画家的出身、用笔,我马上可以说出来,这是那个时候打下的基础。”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全国上下的拨乱反正让蔡国声的人生再一次发生了转折。一周之内,他被推荐入党并提干,之后被派到上海友谊商店所属的一家仿古工厂做业务厂长。这段经历对他的古玩鉴定生涯也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由于仿古厂招聘的员工大都是“上山下乡”的返沪青年,他们对文物方面的知识几乎一无所知。仿古厂门类齐全,光车间就有瓷器、玉器、铜器、杂件、砚台、图章、书画、红木家具等,甚至于绣花车间都有。蔡国声必须一个车间一个车间去指导:做什么,怎么做,原料哪里来,辅料是什么,出厂、定价、步步把关。“这一段时期,很累,几乎没有休息,但也锻炼了我。”在仿古厂八年的工作经历使得蔡国声对文物仿古了如指掌,“人家怎么仿的我都能说得出。”此后蔡国声又到上海兰馨文物行任总经理,直到退休。
  独特的经历成就了蔡国声在文物鉴定领域的地位。“大部分藏品,摆到我面前,一秒钟我就可以辨出真伪和价值来,不用手摸,也不需要拿着放大镜仔细研究,失误率几乎为零。”
  沉淀:古玩艺术无止境
  蔡国声非常忙,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随时都处于占线状态。而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那个早晨,他一进咖啡馆的门,就被一位来自浙江诸暨的藏友拦住,盛情之下,蔡国声抓紧时间为这位藏友做了鉴定。
  这位藏友一大早从诸暨赶到上海,带来三幅画和一大堆田黄石。这三幅画分别是文征明的山水画、明末清初画家陈洪绶的人物画、以及现代著名国画大师陆俨少的一幅作品。经过蔡国声的鉴定,这三幅画都是赝品,整个鉴定过程耗时不过几秒钟,几乎是见画即下定论。
  “这个人物的脸是海派人物的脸,不是陈洪绶那种很骨感的脸,肯定是赝品。”蔡国声耐心地从人物的风格,笔墨、卷轴的时间以及产地等方面向这位藏友做了仔细的分析:“从卷轴来看,不到200年,而陈洪绶要400多年了;作品本身更是不到100年,因此这幅作品可以断定是一幅老仿,人物画得还可以,并非完全没有价值。”
  很多人都知道蔡国声是杂件鉴定专家,但其实他对书画颇有研究。他坦言目前国内杂件领域的鉴定专家实在太少了。相比于书画作品,目前杂件领域的赝品更加普遍,而对于杂件的鉴定除了具备专业知识之外,还需要专家具有丰富的阅历。而对于一名艺术品鉴定专家来说,有时经验比培训更加重要。
  央视《鉴宝》栏目让蔡国声的名字为大众所熟知。在收藏界,素有“南蔡北马”之说,来自北方的马未都先生和来自上海的蔡国声先生都是中国文物鉴定界响当当的名字。即便背负如此盛名,蔡国声先生也始终保持亲和、耐心和谨慎。“有藏友找我做鉴定,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跟他解释。不管别人的收藏好不好,我从来不去奚落别人。”
  小心驶得万年船,蔡国声谨慎的个性使得他在鉴定时绝少出现差错,并因此在行业内备受尊重。“这个行业稍有不谨慎,买到假货损失就很多。”蔡国声认为,对于每一位收藏者来说,无论出于什么心态的收藏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作为鉴定专家不能乱说话。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ys/58821/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