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钢琴天才陈安可_天才钢琴少女王羽佳:她@了古典音乐

钢琴天才陈安可_天才钢琴少女王羽佳:她@了古典音乐

来源:医学论文 时间:2018-07-25 点击: 推荐访问:天才枪手古典音乐

【www.ho59.com--医学论文】

  天才少女的经历自然是令人“瞠目结舌”:王羽佳6岁学钢琴,年幼时就开始在中国、澳大利亚及德国演出,并师从周广仁和凌远两位大师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学习。随后又前往加拿大深造,2002年,15岁的她获得阿斯本音乐节协奏曲比赛大奖,并只身前往美国就读柯蒂斯音乐学院,拜音乐大师加里-格拉夫曼为师。2006年获得Gilmore青年艺术家奖,2009年签约德国DG唱片公司,2010年又获得了著名的艾维里费雪职业大奖,2012年成为“斯坦威钢琴艺术家”……
  看完她炫目的经历,我不禁兀自想象,这样的她是会像天才般不羁还是像大师般晦涩?这样的不安揣测直至我看到“维基百科”上对她的描述才停止:2010年5月30日在德国巴登巴登市演出结束后的记者会上,有人问:“古典音乐家以外,谁对你影响最大?”王羽佳答曰:“Lady Gaga”――我不禁笑出声来,谢天谢地,她表露出来的特质,不是不羁与晦涩,而是青春,半开玩笑半认真,吓你一跳却也逗你一笑,好像弹钢琴这样一件严肃的事情也没那么沉重了。
  她就这样笑着,把钢琴演奏新星的公众形象把玩得游刃有余。这个26岁的中国女孩,穿着高跟鞋踩着钢琴踏板,用短裙的长度和传统世界做着激辩――她的音乐会是否该被归为“少儿亦宜”?这成了一个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位音乐游牧人在一年中完成了120次全球登台演出,更别说通过网络使得更多人在家就能欣赏到她的演奏――她的确是一个钢琴奇迹。
  孤独的音乐游牧人
  人们对王羽佳的成长经历颇为好奇,若她的父母愿意站出来,出一本“神童是怎样炼成的”这样的指导教材,购买的人一定趋之若鹜,殊不知她早就习惯一个人做事。她的父亲是一名鼓手,母亲是一位舞蹈家。14岁的时候她就只身从北京飞往加拿大,住在当地的寄宿家庭里,后来又去了美国。母亲当时想过去陪她,但是受“9-11”袭击事件影响,未能拿到签证。“当她终于获得签证时,我说,现在我不再需要你了!”王羽佳笑了起来,她的夸张语调和英语都很美式。
  在那个重要的青春期阶段,当其他的亚洲“虎妈”正忙于磨炼子女争取最优异的学习成绩时,小羽佳却一下子进入了一个充满自由的世界。她闪电般地占领了世界的音乐会舞台,早在15岁她就在苏黎世完成了自己的欧洲处女秀。这或许就是她为何看上去既青春又轻松的秘密了:她不是艰苦磨砺的产物,只是在弹琴这件事上找到了无限乐趣,并且向大众传达出了这种快乐。回忆起最初的时光,她说:“食物让人难以忍受,但是好在新的语言和其他的一切都鼓舞人心。”她一再强调自己无与伦比的好奇心,正是这样的好奇心让她得以如此迅速地吸收,然后扩张。
  不过,非常规的成长必然也要付出代价,尽管王羽佳并不封闭也喜好社交,甚至承认自己偶尔会小酌一杯,但明星钢琴家的生活还是在派对之外。“非常孤独,”感情很容易夭折,“Skype也无济于事。”当她集中精力在准备音乐会时,“我有时会忘了回电。这在男生看来显而易见:你不再是我的女朋友了!”但她还是笑了,耸耸肩,“我需要众多的音乐会,我为它们而活。”正因如此,她在纽约的公寓大多数时候是空着的,门卫会帮她代收各种快递包裹,而王羽佳只有在演出间隙才有机会回想起:“哦,我原来买过这样的衣服。”
  新的管弦乐队、新的指挥、新的音乐厅,当然还有一架每次在演出前都需要不断调音的新钢琴――但好在这些,能够真正满足一个音乐游牧人。
  高跟鞋与迷你裙
  不知是不是打小就很独立的关系,在王羽佳的横溢才华之外,她的我行我素更为扎眼。2011年8月初,王羽佳穿着一袭橙色性感短裙,香肩半露地参加了好莱坞露天剧场的一场演出――这条裙子被批与音乐会的严肃正经格格不入,乐评人更称其使得音乐会几乎“儿童不宜”,在美国古典音乐评论国内引发了一场笔战,而人们也在网络上热烈地讨论着“女钢琴家到底应该怎么穿”这个话题。“我穿着这条裙子参加过3次音乐会,从来没人向我提过意见。”对此,王羽佳却如此平静地回应道,好像别人质疑的那个问题是多么的没有意义和莫名其妙。那天天气很炎热,她弹奏了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就是这样而已,“这是一部火热、充满激情的作品,所以我想穿得跟作品更搭调。”
  “关于形象,我其实考虑得很少。”王羽佳这样强调。听上去让人确信无疑,因为她首先是一个年轻女孩,然后才是钢琴家。穿着超短的花裙子,踩着高跟鞋,iPod里装满蕾哈娜的歌曲――对于一个young girl来说,那的确没有任何问题。她甚至根本没有一个造型师,“购物对我而言就是:我直接拿我能穿的size,我不喜欢让别人告诉我应该怎么穿。”
  对这样一个浑身充满个性的新生代钢琴家而言,短裙的长度与高跟鞋的高度,就像是在和传统世界暗暗较劲,青春的想法特别简单直接――一切有何不可?你不妨去听听王羽佳的新CD《幻想曲》,曲目选择也是如此的独特,里面收录的曲目尽是一些在音乐会上加演的作品,它们并不激荡、宏大、用尽气力,你听了也不会忍不住站起身跟着人群鼓上3分钟的掌,但你会听,听了会笑。那是有趣的,是在技巧纯熟的精准度之外的,属于青春的无畏的好奇心。
  钢琴上有没有@键?
  曾经的钢琴家在人们心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不苟言笑、痴迷艺术、燃尽一生……但王羽佳的爽朗笑声、迷你短裙和鲜明个性却在一次次唤醒人们,那个世界已然变了,无论你赞成与否。
  世界各地到处飞的她,总是随身携带一个小行李箱,里面没有一本正经的长礼服,却是轻便的裙子、iPod、iPad和她的黑莓手机――数字化显然也已经深入古典音乐,“新一代”钢琴家们闭上眼睛既能在黑白琴键上弹奏贝多芬,又能在电脑键盘上寻找到@符号。
  王羽佳就是网络媒体上的大明星。人们在Youtube上就可以随时随地点击欣赏她的传奇巨作,比如改编自俄国作曲家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野蜂飞舞》的钢琴演奏。王羽佳的粉丝(是的,她有真正意义上的粉丝)不再局限于那帮一本正经穿着燕尾服、晚礼服,在音乐厅里一坐就能坐上几个钟头的“传统音乐爱好者”,而可以是任何人。粉丝们甚至因为她不可思议的飞速弹奏而将自己的群称为“飞舞手指之家”,他们随性地说:“如果王羽佳用手指给人挠痒痒,那人的皮肤会烧起来吧。”   在克拉拉,舒曼和弗朗茨,李斯特的时代,人们只能通过亲身参加他们的音乐会才能一睹明星尊容。那些没机会参加的人就只能看书面报道“解馋”。而如今,王羽佳这位女钢琴家在Youtube上会获得各种各样的评价,比如一句调侃“真走运的钢琴!”或是一个简练的“LOL”。
  对于这样的变化,王羽佳并未感到任何不适,她用一连串的“很多”来描述自己的未来:去很多的地方,办很多的音乐会,出很多的专辑,让很多的人听――年轻的艺术家以这样的方式轻轻地@了古典音乐,告诉它,我来了,然后呢?我要把你带到更远的地方去。
  天才少女如何养成?
  Q:学钢琴是因为父母的意愿吗?
  A:我对任何有创造性和想象空间的事物都非常好奇,音乐当然是其中一种。它让我感觉到生命的鲜活,对我而言,那甚至是一种本能的需求。
  Q:据说在国外学琴没有国内苦?
  A:苦?别人在电视或游戏机前获得的快乐,我在钢琴前能获得更多,哈哈。当然我也想尝试很多其他的事情,所以我练习时都是非常高效的!
  Q:14岁就一个人生活,很难吧?
  A:但那让我变得很独立,况且我一直有音乐和钢琴的陪伴,其他的一切相比而言都不过是附属的。
  Q:总被人拿来和郎朗比较,困扰吗?
  A:我只能成为我自己。
  Q:你觉得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
  A:我非常幸运能够和那么多杰出的演奏家、音乐家合作,这样的经历让我学到很多。此外,我的旺盛精力和好奇心大概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吧。
  Q:你希望自己的专辑带给大家什么?
  A:我爱其中任何一首曲目,因为音乐本身无与伦比,而我只是在为它服务。
  Q:你喜欢看到自己出现在杂志上吗?
  A:喜欢啊。我觉得时尚和古典音乐都需要创造力和敏锐度,时尚可以成为经典,而经典不就是一种永恒的时尚吗?
  Q:天才会因为专注一个领域而常会闹笑话,你呢,生活能力如何?
  A:我依然不会开车……
  Q: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情是?
  A:真实做自己,不对所有事say ves。
  Q:你对幸福的标准高吗?
  A:刻意寻找反而不会幸福呢!
  Q:如果不弹钢琴会做什么?
  A:建筑师。
  Q:未来的打算和计划?
  A:我已准备好让生活surprise我啦!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yx/5639/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