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知识百科 > 【傅衍温时迁哪部小说】傅衍鲲:毒枭对我爱恨交加

【傅衍温时迁哪部小说】傅衍鲲:毒枭对我爱恨交加

来源:知识百科 时间:2019-01-30 点击: 推荐访问:爱恨交加图片

【www.ho59.com--知识百科】

消逝的果敢   中缅边境口岸。   过了国门清水河就是缅甸第一特区――果敢,现在人们习惯称这个地方为“北金三角”。   傅衍鲲的名片上印着他当年在缅甸骑马拍的照片,前面是缅甸士兵。“现在果敢已经没有了。”
  如同他过往的神秘经历一样,傅与记者的会面是在入夜的北京,已经入冬了,清冷的夜色里,记者见到了站在路灯下的傅衍鲲。
  傅在金三角先后是两个武装力量的军事顾问,在与那些司令、参谋长们称兄道弟的11年间,他在金三角周边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了“相当熟”的关系。傅给记者看他的照片:在金三角杨茂良的司令部里,缅甸大珠宝商李开兴,经济顾问苏先生,前缅共中央部长刘国喜,傅衍鲲,安全局林局长,总司令杨茂良,安全局乔局长等一字排开。
  杨茂良占据果敢的时候,傅给杨茂良总司令当顾问,彭家声时代,傅选择不再继续,“因为彭家声与杨茂良有矛盾”。
  传言彭家声在某国或金三角避难,而彭的地盘已经被政府军占据。
  除了禁毒,傅拒绝正面透露其他方面的事情,因为“它超出了保密范围,我绝不能露一个字。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别问,这是我们的保密信条。”
  1993年傅来到缅甸,2004年傅回到中国,11年间傅见证了整个金三角地区,包括缅北地区的军事、政治、经济变动最激烈的这一段时期。
  坤沙集团、杨茂德武装以及2009年丢失果敢的彭家声武装,近年有多支武装力量被缅甸中央政府剪除。2009年果敢事件后,傅在《齐鲁周刊》发表文章说,缅甸中央政府收复割据地盘,任何人都无权说三道四。但是傅提醒缅甸中央政府,果敢地区居民多为汉人,血浓于水,缅方要尊重中方的民族感情。
  谈到缅北武装力量,傅衍鲲对别的地方丢失地盘不感兴趣,但是傅谈到“彭家声统治的果敢全是汉族人,而缅甸政府军纪律很坏。彭家声和我谈话几次都告诉我他是炎黄子孙,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尽管他是缅甸华人”。
  这样一支华人的武装力量在缅甸境内形成割据,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有什么影响吗?傅衍鲲表示:这方面不好评价,总之“他使用的是人民币,手机区号是中国云南的区号。他的政权从乡到县都写的是人民政府”。
  傅衍鲲写过一本《现代兵法解读》,其中有一章写“海外驻军”。傅建议在缅甸马德岛建海军军事基地,而且修一条油管,直通中缅边境,然后送到中国。
  不谋而合,中缅油管经过果敢。
  “所以果敢怎么丢失的就不必再说了。”
  傅衍鲲现在不再写关于金三角的文字了。“没意思,不再惹麻烦。”
  谈及已经在金三角政治地图上消失的人,傅衍鲲说:我们都是兄弟,我跟他们都是朋友。而这种朋友就是表面文章,我有我的任务。“他们当然也把我当朋友,否则我早就被杀掉了。”
  
  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前有报道称傅去缅甸缘于侄子吸毒的事情。然而傅对记者否认了类似的报道。“那是媒体炒作的,(我)根本不会这么愚蠢。”
  “ 因为到大海里去捉一条鱼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傅认识了某权力部门责任人龚奇(化名),龚认为傅去缅甸(从事特情工作)比较合适,因为此前去的年轻人往往容易出事。“有的经不起考验被人拉下了水,变质了;有的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人杀害,他觉得老年人去不容易引起怀疑。”
  当时,龚的人找到傅,问其有没有胆量接受这样一个任务:到金三角去参与禁毒。傅的掩护身份是金三角有关方面武装司令的军事顾问,发现对方经营毒品生意并输送中国后,傅即设法通知中国执法部门。
  派一个不再年轻的人去虎狼之地,是否考虑简单了?
  傅衍鲲缓缓地澄清记者对此事的疑虑:作为曾经的边防军人,年轻的时候傅曾在云南中缅边境戍边,有很多关系资源,傅的父亲是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傅的弟弟是云南地方政府县领导。因此,傅“在各方面都比较适合”。
  傅认为:我抓住了这个时机,所以就过去了。虽然年纪大,但是我经过风雨。
  根据公开的消息,10年之间,傅衍鲲跑遍了金三角的角角落落,历险无数,向中国国家相关部门提供了数百件翔实情报。
  在金三角,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许许多多的人,踏上这片土地后,再也没能回到梦想初始的地方。
  傅缓缓地抬起头:生死早就看透了。
  CCN记者问: “除了禁毒,还有没有其他的工作业务?”
  傅衍鲲干净地否定了记者的追问。
  热带雨林、藤萝、蚂蟥、蚊子等各种因素在前面等待着傅。去金三角之前,傅得到了一本泰国皇家军事学院的教材《热带丛林游击战》。傅根据《热带丛林游击战》为金三角武装力量编写了新教材,傅这样为记者描述武装力量在丛林中行进的战斗序列:进入丛林以后前面两人持砍刀开路,后面两人手持冲锋枪戒备潜伏在树上的敌人。第三排两个人枪口朝下,戒备地面及树后的敌人,最后是战斗部队。
  如何界定所谓的“敌人”?
  “我为谁工作,他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他们平常互相争地盘。如果中央政府军打过来,他们就一致对外,政府军撤了他们继续争斗。去的时候龚及其领导嘱咐,只出主意,不能参与他们的军事活动。但是我作为军事顾问,不可能逃避一些活动。否则别说待11年,11天也待不下去。”傅在金三角以军事顾问的形式存在,也确实参与了金三角武装力量的一些军事活动。例如给连级以上的军官讲课,“参与一些事情”。
  谈到此处,傅表示,“很多不能告人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讲了”。
  71岁,傅回国。2006年联合国的禁毒口号是“人人参与,抵制毒品”,山东电视台组织摄制组跟踪傅到金三角采访,当时,金三角武装仍将傅当成他们的顾问,当地武装首脑下令,凡是傅愿意看的地方都可以看,并派部队保护。节目播出后,“那边就知道了(我的情况),我再去金三角基本不可能了”。
  “他们恍然大悟,这么多毒品的丢失原因都在我。” 发现毒枭的秘密,是很严重的问题,一般人很难存活下来。在金三角杀一个人,如同杀一只鸡。
  根据记者所知的综合信息,当时,傅与缅甸北部毒枭合办了一家军需工厂,傅亦以此为掩护开展工作。军需工厂筹办就绪之际,傅从国内带去的助手向金三角方面透露了傅的相关信息。
  正在中国大陆办事的傅遂无法再返回金三角。
  
  解“毒”金三角
  在金三角的这段时间里,傅的家人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傅的家乡传言说傅已死,亦有人说傅去了异域贩毒。
  因为按照规定“不准与家人联系”。
  傅气愤地说,很多人造谣,否定我在那里11年的战斗成果,甚至说我是自己去的――别的事情都可以自己去,唯有情报工作是不能自己去的。不经过审查,国家相信你吗?获取了情报叫谁接收呢?
  傅衍鲲否认了此前有媒体报道其归国后多次搬家的事实:“中国这么大,他们(毒枭)也找不到我,其次,尽管他们愤恨我的作为,但是我在军事上也给他们提供了帮助,这个帮助是不能估价的,他们对我又爱又恨。”
  在金三角10年间,傅见惯了大批的金钱,他没有跃跃欲试。“我当然不能这样(伸手),但我不这样干,有人这样干――详细情况我就不讲了。”在傅的阐述中,前果敢首脑彭家声每年禁毒获利1个亿。
  6月26日为“国际禁毒日”,此前,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都曾介绍果敢司令彭家声,称彭为“民族英雄”、“禁毒模范”。
  傅衍鲲的观察中,彭是不是民族英雄无所谓,但称他是“禁毒模范”就有所差池了。彭家声到处贴广告禁毒,但是他又收购毒品,把毒品制成海洛因。根据傅的阐述,每年的禁毒日,彭会抓一个小毒贩,将其打扮成大毒枭,送到中国某个公安人员的名下,“现在这个公安人员爬到什么位置我就不讲了。”
  “彭家声有一句话得到了验证,那就是:‘金钱可以打倒一切。’今天的中国金钱没有达不成的目的。”
  在金三角,佤邦的“新地方”(地名),傅曾参加过一个毒枭联席会议,除坤沙外,其余的大毒枭都参加了联席会议。
  当时,傅作为做过杨茂良的随从人员,见证了会上制定的13条议题,例如:
  第一,如果中国抓住了贩毒者,毒贩之间不能互咬,如果毒贩要咬别人,大家群起而攻之。
  第二,每1公斤毒品不是1千克,而是750克。“直到今天我们缴获的毒品都是750克。这样他们(毒枭)每1公斤就占了250克的便宜。”
  第三,拿出利润的一半在中国买一条路将毒品送到香港。
  傅引用了毛泽东的话“我中有敌,敌中有我”。“毒贩们的利润是多少?一年400亿人民币。你想想,哪一个人经得起200亿?两亿就给人家当狗买路。”
  傅更为记者举例道:在金三角买750克也就是1公斤的毒品要3万元人民币,运到昆明(售价)10万元,运到上海30万元,运到广州50万元,运到香港接近百万元。
  傅曾在某部门的内部会议上说:当下毒品屡禁不止,然而给他10天时间他就可以控制相关途径――傅要控制相关化工厂生产漂白粉,监控漂白粉的流通方向和渠道,相关毒品初次生产的产品为黄色,成色不足,无法卖上好价钱。要把黄颜色漂白之后才能成为真正的毒品。
  在北方某城市的几个区域,都可以买到毒品。而当下很多中国富人最后一道菜就是溜冰――吸毒。但是冰毒不是海洛因,冰毒的主要原料是麻黄素,麻黄长在中国的宁夏和青海,送到金三角去加工成冰毒。提炼出的麻黄素有两种,左旋麻黄素、右旋麻黄素。左旋的只能做药品,右旋的才能做冰毒――傅要求记者不能录音。
  记者曾经看到一则材料如是说:中国在陆上贩毒的两条路里,有一部分经由内蒙古的包头、呼和浩特转运。
  而傅衍鲲解释道:那是金三角毒贩在大陆地区的卧底有意转移目标,声东击西,将毒源归到金新月地区。但上由于中国西部边境管控力度较严,相关影响微乎甚微。
  为铲除“毒源”,此前联合国及中国相关部门每年拿出巨资支援金三角地区开展替代种植工作,亦即利用种植热带经济农作物等方式替代当地原有的罂粟种植产业。
  傅衍鲲说,在果敢第四特区,样板田里种的茶叶、香蕉及其他热带水果,你随便拉一个老百姓问他,过去这个地方种的是什么呢?是罂粟吗?没有一个人告诉你这个地方种的是罂粟。
  傅衍鲲笑着对记者谈到:你认为善恶到头终有报吗?历史这个东西歪曲事实的多了。
  傅告诉记者,所谓替代种植,没有一分土地被替代。
  “只有过去种的罂粟现在改种经济作物才叫替代种植。而这个地方过去是原始森林,伐树后长成原始次生林。将次生林烧掉,草木灰作为肥料施到地里,它长得能不好吗?那边是热带,而罂粟是高寒植物,在那里只能种到大山上。我们国家每年拿7个亿支援替代种植,联合国拿10亿,从1993年算起到现在200个亿到哪里去了?吓人啊。”
  傅衍鲲认为这些话足可以将其置于死地。
  
  几番临镜惊苍颜
  书香世家出身的傅衍鲲,家族从元朝至元七年就是聊城望族,国学大师傅斯年即是傅的前辈。
  傅衍鲲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当年他生活在边城瑞丽,黄昏的时候,到街上散步。热风传来阵阵的花香,傅在路边邂逅了一位摆摊算卦者老黄,并与其成为朋友。
  后来,傅到当地军队总参谋长赵国安那里去做客,居然发现老黄紧挨赵国安而坐。当时,缅甸政府与佤邦谈判,夹击坤沙集团。战争结束后,坤沙投降政府。佤邦占了三分之二的土地,政府军反而仅占三分之一。庆功会上,老黄指出,中央政府攻占割据势力天经地义,赵国安祸在眼前。
  赵遂邀老黄密室详谈。
  次日,根据老黄意见,赵命所属部队调派加强连,使用从坤沙那里缴获的M16突击步枪及美式肩扛式导弹,在泰缅边境地区进行10分钟急速射击后迅速撤退。
  泰缅政府军遂因误会交火。
  缅甸时间次日一早,泰缅双方政府军会谈追究双方军事责任,并相约互相后撤。赵国安部队遂利用空隙时间后撤。
  “有没有这么个算卦先生?有,他只会算卦。”
  傅衍鲲59周岁到缅甸去当军事顾问,“在他们的战场上我能够做到面不改色。”
  异域的深山老林里,傅骑马徜徉于山间小路上,这里是被外界林林总总的传说神秘化的金三角,这里升腾起的烟雾让整个世界为之瞩目。金三角的每一寸土地都演绎着或者曾经演绎了精彩的悲欢离合,傅衍鲲在十年间行走在命运的琴弦上,以花甲之年奏出了金三角的传奇人生。
  傅微笑着为记者讲述了另一个故事:
  河南南阳水平县海眼村人张宪苗,曾在云南边疆服役,转业后,张从云南边境对岸买了一个女人名唤黄菊,带回老家做老婆,当时全村轰动,因为黄菊“太漂亮了!”人送外号“海眼一枝花”。张宪苗回乡创业并在几年间辛苦攒下巨款,未想妻子竟与别人合谋拐走了巨额家产逃回缅甸。
  张先苗在携子寻妻的的过程中在缅甸边境偶遇傅衍鲲并向傅哭诉经过。傅以果敢司令军事顾问及缅甸地方政府县长的结拜弟兄身份承诺为张讨还公道。在结拜兄弟母亲的寿宴上,缅方县长委托傅衍鲲先生署理县长职务15天。傅遂传唤相关当事人到县政府听审。
  在傅的此节讲述中,当地有传统的母系社会民族法律,女方有权选择婚姻归属。但是傅强调根据民族法律,女方需要把被抛弃的丈夫当场处死。
  枪声响处,张宪苗应声倒地。
  然而傅在弹匣里装的是空包弹,张遂性命无忧。
  傅问:张宪苗,现在我把她判给你,你还敢要吗?
  傅正式判决张宪苗与黄菊离婚,判决黄补偿张损失费若干并当堂执行。随后,傅命张宪苗携子急速越境回国。
  “我跟你说关于审判这些全都是虚构的,真实情况是很简单的判决,没有什么大事,直接要求女方到堂付钱。”傅衍鲲说。
  庭审完毕,傅悬印而去。
  回忆当时,傅谈道:人去楼空后,我想着张宪苗等辈尚能还家,而我则要在此与深山密林长伴。
  那情景,怎一个凄凉了得。
  傅衍鲲走在深夜的大街上,疏离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正是子夜时分,这个老者的影子深处安安静静地藏着那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zs/54983/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www.ho59.com/caches/caches_template/default_bq/content/show.php on line 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