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青岛东南齿科】青岛企业在东南亚

【青岛东南齿科】青岛企业在东南亚

来源:政治论文 时间:2018-11-09 点击: 推荐访问:东南亚氯碱企业

  编者按
  11月9日至19日,在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和商务局的组织下,《商周刊》等媒体一行从青岛出发,对在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等“一带一路”上的东南亚国家设立海外工厂的部分青岛企业进行了实地采访。
  走出国门的企业,有基于生存的被动选择,也有国际化布局的主动意愿,有产品出口和劳动力成本的优势,也有背井离乡的创业艰辛。它们既需要抱团取暖,也需要不断与当地的文化相适应、融合。本刊记者通过此行的采访实录和见闻感受,以期能够更真实地为读者呈现东南亚国家的发展环境和走出国门的青岛企业的真实境况。
  11月份,是东南亚一年里最舒服的季节。热带季风气候让东南亚的中南半岛终年处于炎热之下,只有在11月至次年1月的冬春时节,气温会让人舒服一些。但这时的高温,仍然在30摄氏度以上。
  曼谷是此行的第一站。这个东南亚第二大城市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既不是第一次出国的新鲜和陌生,也不是从青岛的冬天到曼谷30度气温的跨度反应,而是泰国人的耐性和温和。跟北京一样,曼谷也是世界闻名的大堵都,30分钟的车程堵上两个小时是司空见惯的事。但不论多堵,在这里你都听不到一声催促的汽车喇叭声。越南和柬埔寨也是如此。
  东南亚人做起事来似乎并不着急,这也许与这里很多国家都信仰佛教有关。与中国是一个“急之国”不同,不论是在经济发展,还是人们的生活方式上,东南亚国家似乎都显得“慢”许多。对于走出国门的企业而言,这种“慢”却孕育着快速发展的契机。
  缘起反倾销
  2015年11月7日,越南中国商会山东企业联合会揭牌成立,孙晔被选为名誉会长。作为青岛地恩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电机事业部在越南下设的生产基地一地恩地科技责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恩地”)的总经理,52岁的孙晔在越南的山东企业圈里算得上是当仁不让的大哥。
  地恩地所在的园区,是越南西宁省展鹏县铃中加工出口区和工业区Ⅲ,在远离胡志明市的郊区。这里还有另外两家青岛企业:即发成安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即发”)和宝旌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旌”),它们比地恩地早几年来到这里。
  目前,越南的山东企业共有87家,已累计投资6亿美元,涉及轮胎制造、纺织服装、医药、新能源、酒店餐饮、传媒、印刷、商贸等多个行业。其中青岛赛轮股份、山东鲁泰、烟台冰轮、青岛金王、青岛海丰、山东潍柴、山东路桥、中国重汽等8家上市公司先后落户越南。
  孙晔说:“在我们园区,大规模的企业还是山东居多,也形成了一个小的山东圈。出门在外,大家需要抱团取暖,每年也都会聚上几回。”正是企业抱团取暖的意识和不断扩大的圈子,最终促成了越南中国商会山东企业联合会的成立。
  除了同为山东企业,它们“相聚”越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企业在国内都面临严重的反倾销。
  2008年,欧盟对地恩地生产的机电产品要征收约70%的反倾销税,促使企业决定在海外建厂。孙晔说,“企业2008年来考察,2009年开始建厂,3个月就建好了厂房,简直是个奇迹。”速度的背后,足以看出企业出口压力带来的紧迫感。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带来了国际市场需求的快速萎缩,各国企业都面临着国内和国际市场竞争的双重压力,许多国家为保护本国产业发展,纷纷出台贸易保护措施。这一年,全球新发起的反倾销调查为208起,同比增长了28%,而我国遭遇了73起反倾销调查和10起反补贴调查,分别占到了全球同类案件总数的35%和71%。
  事实上,从1996年开始,我国已连续19年成为世界上受到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仅2014年,我国所遭受到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就有97项。纵观这些年各国发起的反倾销调查,商品大都集中在钢材、纺织品、化学品、机电产品、轻工产品等多个领域。
  宝旌是制蜡企业青岛金王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当时正是因为面临美欧108%的反倾销税,才在2006年决定到越南筹备建厂。同样在越南设厂的赛轮(越南)有限公司是如此,落户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的柬埔寨青岛保利纺织有限公司和昌辉管业(柬埔寨)有限公司也是此中缘由。
  高额的反倾销税,让众多企业利润大幅减少,无利可图,甚至亏损,它们不得不走出国门,另寻出路。
  以青岛为例,2015年上半年,青岛备案(核准)对外投资项目92个,中方投资额19.3亿美元,对外投资规模居山东首位。其中对包括印尼、越南、泰国、马来西亚、吉尔吉斯斯坦等14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项目38个,中方投资额13.7亿美元,同比增长193.5%,占总额的71%。
  “一带一路”已成为青岛境外投资的主要发力点,而东南亚国家更是备受青岛企业青睐。
  为什么是东南亚
  东南亚有11个国家,新加坡是当年的“亚洲四小龙”之一,人们的生活水平早已达到发达国家标准。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在上世纪90年代得名“亚洲四小虎”,属于东南亚发展快速的国家。因为石油和天然气的储量,文莱已经跻身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行列,而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东帝汶等国家的经济发展仍然相对落后,东帝汶更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大部分物资都得靠外国援助。
  从泰国到柬埔寨,再到越南,从人们出行的交通工具上,就可以看出这几个国家的贫富差距。
  泰国的大路上几乎清一色的日本车,丰田车能占到十之七八,你很难在这个国家看到欧美车的身影。据说,东南亚的道路大都是日本人修建的,他们修好路后,就顺便把汽车工厂也落户在了这里,可谓近水楼台。曼谷更是有名的堵车城市,上班族8点上班,6点就得出门,否则必定会因为堵车而迟到。这个号称“全世界最长的城市名称”(曼谷的泰文全名译为拉丁字母长达167个)一样有着“全世界最长的车龙”,严重的时候,从早堵到晚,看来比北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越南人出行也离不开“日本造”,但他们开的不是日本汽车,而是日本品牌的摩托车。越南最大的城市胡志明市(旧称“西贡”)约有900万人口,但摩托车拥有量多达400多万辆,平均两个人就有一辆。摩托车出行的景象也是蔚为壮观,到处都像在举办一场大规模的摩托车比赛,不多的汽车在摩托车队的簇拥下,艰难前行。   与越南相比,柬埔寨的交通更糟,这个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国家,工业基础薄弱,交通更为落后。首都金边在去年才开始试运行公交车,道路上更少见到出租车,除了摩托车,最常见的是一种叫做TukTuk的交通工具。
  经济发展的落后,意味着贫穷,也意味着机遇。欧美等发达国家对于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产品的出口都是免税的。对于急于摆脱反倾销税的中国企业们而言,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商机和诱惑,将极大提高企业的利润所得。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有限公司总经理戴月娥向记者介绍,在西港特区投资建厂,可以享受到多重优惠政策:进口税和出口税全免;根据投资规模和类型,企业所得税的免税期为6-9年,免税期过后所得税税率为20%;生产设备、建筑材料等增值税率为0%;在原材料方面,服务于出口市场的产业,增值税率为0%,服务于内销市场的产业,增值税率为10%;租赁税税率为10%。这诸多优惠政策均是国内无法比拟的。
  发展的缓慢,也恰可以提供中国企业正在渐失的另一个优势:低廉的劳动力成本。这也是当初青岛企业们选择落户泰国、柬埔寨和越南的另一个考量因素。
  位于曼谷东部的巴真府的海尔电器(泰国)有限公司有约1800人,算上加班费等各项费用,员工的平均工资约为15000泰铢/月,约合人民币2700元,在泰国的工薪阶层中,已经可以算得上高收入。
  柬埔寨规定,工人每月的底薪是128美元,饭补是7美元,车补是10美元,满勤奖是10美元,保险是0.5美元。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工人的每周工作时间为6天(周一到周六),每天工作8小时。这意味着,柬埔寨工人每月的底薪只有155.5美元,约合人民币1000元。
  据说,该国公务员的月工资只有五六十美元。也许是人们的收入太少了,在柬埔寨做什么事情都要收取小费,国家也认可这种小费制度的存在。
  柬埔寨青岛保利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君荣向记者介绍,他们厂工人的月工资在170美元至200美元之间。“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个工人在该厂上班,这个家庭在当地就算是非常富裕了。”
  越南也是如此。宝旌员工的月平均工资约1800元人民币(加保险),工资水平只是国内工资的一半左右。即发和地恩地提供的工资待遇也大致如此,他们差不多都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相对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免税政策,让原本濒临生死边缘的传统产业重获新生。在国内,纺织行业的中小企业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没有海外设厂、没有产业升级的企业甚至“早歇业要强于晚关门”。陈君荣坦言,“国内纺织品企业即使搭上退税,利润普遍都达不到10%,而在这里(柬埔寨)利润则可以达到20%以上。”
  走出去是出路
  对于海尔集团、地恩地等企业来说,它们选择落户东南亚也是企业国际化战略的一部分,特别是对于向中东地区的出口而言,它们更认可东南亚制造。
  海尔电器(泰国)有限公司总裁杨笑林告诉记者,中东地区特别认可和喜欢用泰国生产的产品,即使加价10美元都愿意买。“出口中东,必须有‘made in Thailand’的标签,这意味着很高的口碑和质量标准。”
  而对于森麒麟轮胎和赛轮等企业来说,它们选择东南亚,除了劳动力成本和没有关税贸易壁垒的优势,还因为这里更靠近原材料产地。
  森麒麟轮胎(泰国)有限公司所在的泰国罗勇府立盛工业园周边,就有着成片成片的橡胶林。泰国是橡胶生产大国,但加工水平较为落后,基本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而且近年来泰国橡胶的价格相比往年在大幅下降,这都为森麒麟等轮胎企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原材料供应和竞争优势。
  据悉,早在2001年,我国就取代美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橡胶消费国,目前进口量占到了全球橡胶消费总量的1/3。山东是全国天然橡胶进口最多和橡胶轮胎产量最大的省份,而青岛的轮胎生产和年产轮胎数更是分别占了山东的48.7%和18.6%,每年要进口天然橡胶多达170多万吨。
  “青岛轮胎企业之间竞争激烈,原料采购周期长。轮胎行业的利润本来就不高,在国内再加上税,就没利润可言了。而东南亚既是原材料产地,也是终端市场,价格优势也明显。”赛轮(越南)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延红认为,如果再有两三家企业前来落户,形成规模,目前存在的产业配套等问题也就能得以解决。
  因为东南亚大多数国家的工业基础还比较薄弱,走出去的企业往往面临着产业链上下游配套不完善的问题。与此同时,工人工资的逐年上涨,使得劳动力的成本优势也在减弱。
  东南亚国家要求企业每年都要提高员工的工资标准。根据柬埔寨的规定,明年工人底薪工资要由之前的128美元涨到170美元,在一系列谈判后,柬埔寨青岛保利纺织有限公司和昌辉管业(柬埔寨)有限公司最终与工会达成协议,明年工资只上涨12美元。
  即发2006年在越南开始接优衣库的订单时,工人的工资是50美元/月,如今已经涨至300美元/月。孙晔管理的地恩地的员工工资也比2009年投资建厂时,翻了一倍。
  同样上涨的还有土地价格。昌辉管业2012年在柬埔寨投资建厂时,当地土地的价格是每平方米20美元,如今已经涨至44美元。同样,宝旌在越南的土地价格也由2006年时的每平方米27美元涨到了如今的50美元。
  但即使如此,相较于国内的土地和用工成本,特别是不断遭受的反倾销压力,走出国门已越来越成为部分“濒危”的传统行业和企业不得不考虑的出路。而独具优势和日渐发展起来的东南亚,仍旧会是众多企业选择落脚的方向。
  走进去才是未来
  当前,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引领下,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和潮流。
  中国原驻法大使、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吴建民认为,中国企业已经逐渐认识到“走出去”是应有之路,但仍面临许多意识上的不足。“凡是在国外失败的企业,往往没有与合作方做到‘共赢’,或是没有在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考虑对当地的环境和社会责任,从而留不住高管和各种人才,得不到当地的认可,从而失败。”
  东南亚的现实境况也让我们看到,许多企业还只是将工厂搬到了这里,享受着现有的免税政策和劳动力成本优势。这种简单的“位移”,让它们依旧扮演的是“代工厂”和“加工者”的角色,既有品牌在当地的市场竞争力还不够强,也缺少上下游产业链的配套,更不用说与当地文化相融合的程度了。
  走出去并不意味着就走向了成功。对东南亚来说,现有的优势也会在某一天不复存在。而对于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投资的企业而言,如果不能逐渐培育起自己的人才、技术和品牌优势,掌握产品的核心技术和核心竞争力,不能将“制造”慢慢转化为“创造”,不能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配套,不能在经营管理上与国际化接轨,不能更好地融入当地文化,它们就难以真正“走进去”,并在市场竞争中占得一席之地。
  许延红说,“中国企业走出去是必然的,国内竞争如此激烈,不如走出来。”但“走出去”不是目的,“走进去”才是未来。

政治论文推荐文章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