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隋炀帝杨广简介]试评隋炀帝杨广诗作

[隋炀帝杨广简介]试评隋炀帝杨广诗作

来源:政治论文 时间:2019-05-18 点击: 推荐访问:杨广隋炀帝

【www.ho59.com--政治论文】

[摘 要]隋炀帝在政治方面虽是一个暴君,但他在文学方面却是一个杰出的诗人。尚武、豪侠、建立功名的关陇军事豪族的文化性格,加上对南方诗风之缤纷、辞藻之缛丽、声律之精密的吸收,对他的诗歌创作特色有深远的影响。其诗作具有雄浑浩大、豪情汹涌,豪情满怀、高昂乐观,语言精美、雅正典则等特色。
  [关键词]隋炀帝 诗作
  
  隋炀帝杨广矫情饰貌、好大喜功、穷奢极侈、荒淫残暴,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另一方面,他又是颇希望有所作为的,他确实也干出了一些了不起的成绩。从闻名于世的大运河的开凿,规模浩大的洛阳、江都建造的大手笔,对外开疆拓土的征伐,均可见其魄力。隋炀帝是一个性格复杂而又多才多艺的君主。他“恃才矜己,傲狠明德,内怀险躁,外示凝简,盛冠服以饰其奸,除谏官以掩其过。”(1)在中国传统的权力集于帝王一身的政治结构下,皇帝的个性、处事作风、领导才能、施政策略均能对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在没有诤谏之臣的约束下,越是天才的君主一旦犯错所造成的破坏也就越大,隋炀帝便是如此。但是隋炀帝这种魄力与气度,自负才性、率性而为的性格对他的诗歌创作影响很大,帝王的雄浑浩大之气充塞诗篇。
  隋炀帝杨广出身于关陇军事豪族,生母是出自拓跋鲜卑的独孤氏,血缘上有尚武豪侠的鲜卑族因素,又受诸胡族粗犷、好勇风习影响,成长于“词义贞刚,重乎气质”的河朔文化环境中,便促成了他尚武豪侠,慷慨意气,雄健粗犷的关陇军事豪族文化性格。《隋书・经籍志》著录《炀帝集》五十五卷,两《唐书》载有集三十卷,《宋史・艺文志》及私家书目不载,可见五代而后已散之。今存明人辑本,薛应�纭读�朝诗集》收诗一卷,而现存隋炀帝诗歌仅四十三首,可见大多已亡佚。从现存炀帝的四十三首诗歌来看,乐府诗,文人古诗,新体诗均各擅其妙。闻一多先生曾这样评价炀帝诗歌:认为炀帝诗歌除了《春江花月夜》三两首外,没有表现过一点对贫血的南方宫庭生活产物的宫体诗的抵抗力。因而隋炀帝的诗歌便被深深烙上了绮丽、冶艳宫体诗的印象。杨广即位前曾驻江都十年,在位期间又曾三次巡视江都,均可见江淮文化及生活令他颇为向往。江淮山柔水媚,桃红绿柳确实对隋炀帝有很大影响,形成了他诗风清丽的一面。他的《四时白�歌》中《江都夏》“黄梅鱼细麦秋轻,枫叶萧萧江水平。”以清丽之笔写景状物,正是南方文化对他的熏染。如“含露桃花开未飞,临风杨柳自依依。”(《东宫春》)“日落沧江静,云散逸山空。鹭飞林外白,莲开水上红。”(《夏日临江诗》)可见隋炀帝诗风清丽的一面恰恰是汲取了南方文化精神的艺术真味,采纳了南方乐府民歌的质朴、真淳,跳开了宫体诗绮艳、雕饰之樊篱。
  被闻一多先生所称道的《春江花月夜》二首,已全然没有首创者陈后主艳曲的影子。“暮江春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其一)只觉文势如行云流水,嗟叹之余,饶有不尽之情趣。感触于一幅美丽的春江月夜图,不禁又为那流波将月,潮水带星的气魄所惊折。温润舒婉的清词丽句中让你感受到诗人那种雄浑浩大的力量和气势,阔大的胸襟。如果说隋炀帝“热忱效忠于南方文化了”,那便是他受南朝诗风影响而创作的风格清丽之作,恰是他关陇军事豪族所特有豪侠健爽的气质,雄浑浩大的帝王气概,与南方细腻、婉约的诗风相契合的产物。
  隋炀帝尚武好勇,在他统治期间战争不断,可以说隋炀帝的政治生涯和对外战争有很大联系,平陈一役让他在易储中顺利登上储位,三征高丽结束了他的帝王生涯。虽史家多斥其穷兵黩武,劳民伤财,而他创作的雄深雅健、矫然独异的边塞诗在隋诗中可谓独树一帜。清代评论家沈德潜云:“隋炀帝艳情篇什,同符后主,而边塞诸作,矫然独异,风气将转之侯也。”隋炀帝的边塞诗有以下几种特色:
  一是雄浑浩大、豪情汹涌。雄浑浩大、豪情汹涌的诗句在隋炀帝的边塞诗中屡屡可见。“惊波鸣涧石,澄岸泻岩楼。滔涛下狄县,淼淼肆神州。长林啸百兽,云经想青牛。”(《临渭源诗》)纵目远眺,洪流吐穴,波惊涧石,气势阔大,可谓笔势夭矫如龙。“浮天迥无岸,含灵固非一。委轮百谷归,朝宗万川溢。”(《季秋观海诗》)“远水翻如岸,遥山倒似云。断涛还共合,连浪或时分。”(《望海诗》)自然景观的勃勃生机与帝王的雄放气概互相映发,使诗篇充塞着一股雄奇郁勃之美。
  二是豪情满怀,高昂乐观。《纪辽东》诗:“辽东海北剪长鲸,风雪万里清。方当销锋散马牛,旋师宴镐京。前歌后舞振军威,饮至解戎衣。判不徒行万里云,空道五原归。”(其一)诗篇格调高昂,充满着豪迈乐观的精神,辽东海北任我驰骋,风雪自会消散,只等凯旋而归,歌舞相庆,字里行间显出此战必胜的勃勃雄心。其二中也有“清歌凯捷九都水,归宴阳宫。”的诗句,于激越的诗情中充溢着必胜的信心。“策赏行功不淹留,全军籍智谋。”自负之情毕现纸上。隋炀帝的边塞诗从没有忧郁与惆怅,从没有对战争的胜利有过怀疑,观其诗篇顿觉豪情满怀,高昂乐观之情始终溢满诗篇。
  三是语言精美、雅正典则。隋炀帝的边塞诗也有受到南方诗风的冲击之作,他吸收江左诗歌缤纷、缛丽之辞藻,精密的声律,表现其尚武任侠、建功立业的雄豪意气,形成他蕴籍的艺术风格。如作于大业九年(613年)的汉乐府《白马篇》“白马金贝装,横行辽水旁。问是谁家子,宿卫御林郎。文犀六属铠,宝剑七星光。……阵移龙势动,营开虎翼张。冲冠入死地,攘臂越金汤。尘飞战鼓急,风交征旆扬。转斗平华地,追奔扫大方……”这首诗犹如一幅场面热烈的征战图,给人以强烈的感召力和壮丽豪阔之感,充溢着一股劲健雄放之气。诗人从各个方面铺陈描写白马将军的形象,显然是受南方诗风的影响。用精美的语言勾勒形象,同时又酝酿诗情,把歌颂对象置于紧张热烈的战斗场面中,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此乃隋炀帝雄浑浩大、粗犷慷慨的北地风格吸收语言精美、铺陈雕饰的南方诗风特点从而形成他边塞诗雅正典则艺术特色。
  隋炀帝尚武、豪侠、建立功名的关陇军事豪族的文化性格,对他的诗歌创作特色影响是深远的。虽然他深受南方文化的熏染,但他并没有流于南方绮艳的宫廷诗风,而是与自身的文化性格与气质相融和。隋炀帝的魄力与气度,自负才情率性而为的性格,雄浑浩大的帝王气,关陇军事豪族雄豪意气,同时吸收南方诗风的缤纷、缛丽之辞藻,精密的声律,形成其雄深雅健,矫然独异的边塞诗歌风格。在《隋书・文学传序》中魏征曾这样评价隋炀帝的诗:“其《与越公书》、《建东都诏》、《冬至受朝诗》及《饮马长城窟》,并存雅体,归于典制。虽意在骄淫,而词无浮荡,故当时缀文之士,遂得依而取正焉。”(2)评价是相当客观公允的,依此来审视隋炀帝诗歌,并结合其尚武、豪侠、建立功名的关陇军事豪族的文化性格,对我们今天的研究有很大启示。
  
  参考文献
  [1]唐,魏征、令狐德,隋书・炀帝上 [M],北京,中华书局,1973,59页
  [2]同上,730页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zz/58622/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